刚刚更新: 〔漫威世界的腕豪〕〔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赤侠〕〔风尘刀客〕〔皇城谍影〕〔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综]专业扮演 第2章 第2章
    >>少女原本还带着尊敬前辈的姿态已然完全消失不见,那双在灯光下晶亮透彻的红眸被阴影侵占,衍生出寒冬一般的冷意。里见真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锐利的匕首,又看了眼对面完全没想到她突然变脸的中原中也,心里掂量着双方的武力值以及真作出大打出手后会不会给太宰大人惹麻烦。足足有好几秒后,她深吸一口气,勉强抑制住挥刀捅过去的冲动,面无表情的开口。“中原先生。”哪怕她依旧用着“先生”的尊称,但任谁也能感觉到,这一句的声音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温度。“请您收敛对太宰大人轻浮的态度。”“哈?”虽然目睹了一秒变脸,但完全不觉得自己一句大实话能踩多大雷的中原中也眉毛微抖,脸上的表情瞬间古怪起来。他中原中也轻浮?他那句话哪里轻浮了?太宰治不是那样的人吗?“太宰大人的作风如何我当然是了解的,这是太宰大人能力的证明。”这里是哪里?是港口黑手党!作为黑手党,坑蒙拐骗杀人放火藏污纳垢,那不是最基本的操作吗?嘴里没真话怎么了?对方太宰大人同是一个单位同事,都是黑手党,怎么话里话外一副太宰大人骗人就是不对的样子?大家可都是黑手党啊!里见真理握紧匕首,努力压下住有自己单独想法想动起来的手,脑内的思维瞬间转动起来。首先,中原中也和太宰大人同龄,又是港口黑手党出名最可能升职的,所以竞争关系确定。那么,中原中也在自己这个下属面前说太宰大人的坏话,这不明显是在抹黑太宰大人的形象吗?自己都已经在太宰大人收下了,对方还对自己说这些,那要是换成别人,还不更多?这样下去太宰大人的旗下还怎么招新?!这是绝户计啊!一瞬间,里见真理看向中原中也的目光更加犀利。没想到,中原中也平日里看上去是个浓眉大眼关心下属那一款,背地里竟然做这种事情!这合理吗?这太特么合理了!港口黑手党里谁不知道,中原中也和太宰大人的关系最差,两个人见面必定吵架。“中原先生。”觉得自己真相了的里见真理盯着对方与自己完全相反的海蓝色眼眸,压低声音,一字一顿地开口。“我可以认为,您是在下属面前,抹黑太宰大人吗?”自己抹黑太宰?这是中原中也的第一反应。他本身就是变异了已经黑出墨水的青花鱼了吧!绕是中原中也也没想到,自己这一句简简单单的提醒竟然能让对方有这么大的反应。少女的敌意来得简单又直接,可比起他经历过的众多敌人,甚至是他昨晚刚处理的任务来说,这敌意仿佛是春天的毛毛雨一样,不痛不痒。戒备的姿态更像是看到了院门外想要闯进家里陌生人的萨摩,一双毛茸茸的耳朵直愣愣地竖着,本就没有杀伤力的眼眸瞪得更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地凶。单单是那一双狗狗眼就没有一点杀伤力吧!中原中也想着,忍不住分散了一秒的注意力。还这么直白的问自己这种问题,这么耿直的小姑娘放到太宰手下,真的没问题吗?“中原先生。”完全不知道中原中也心理活动的里见真理面无表情。“您走神了。”中原中也“……”观察力还真不错。不等中原中也反应,刚因为“走神”而缓和了那么一点的气氛又被里见真理重新打回了凝重。“那么,您确实是在抹黑太宰大人吧。”连最开始的疑问都消失,哪怕末尾多了一个代表不确定的“吧”,可那语气,分明是肯定的句式。中原中也看着已经“定罪”的里见真理,一言难尽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你确定太宰那家伙还用得着我抹黑吗?”太宰他根本就没有风评那种东西吧!里见真理与中原中也的第一次接触,单方面地“不欢而散”。当然,这只是里见真理的想法,毕竟谁看着别人抹黑自己最尊敬的人能和对方热络起来?如果不是衡量了武力差距和麻烦问题,她怕不是当场就会大打出手。但也正是这一件事,让她察觉到了,港口黑手党内部的竞争,到底有多激烈。瞧瞧、瞧瞧!和太宰大人平级的中原中也都能亲自下场和她这样的下属抹黑太宰大人,那要是换成对方旗下所有人都这样……“爱子你说说,这怎么行!”港黑分配的宿舍里,里见真理啪地一声把水杯放回桌子上,看着自己的舍友,痛心疾首。“再这样下去,太宰大人的形象怎么办?”“形象啊……”同样加入了黑手党,名为松本爱子的少女坐在真理旁边,一只手托着下巴,沉思着发出灵魂质问。“可是太宰……嗯,太宰大人,他有形象吗?”太宰治的风评就是不可言说的没有风评,难道这不是港口黑手党内部人人皆知的事情吗?她一个和真理一样没加入几个月的萌新都知道。“太宰大人怎么就没有形象了!”一提起这个,里见真理的脊背挺得更直了。“难道太宰大人不威严冷酷吗?”松本爱子回想了一番平日里,太宰治所过之处无人敢吱一声,生怕被注意到一丝的情况,点了点头。“嗯,是很威严冷酷。”毕竟港黑内部的刑讯手法都有相当一部分是对方“创新”出来的,光这一点就足够让人避而远之了。里见真理“难道太宰大人的智商不高吗?”松本爱子回忆了一番太宰治作为脑力派阴过的无数倒霉敌人,继续点头。“嗯,高到个我都赶不上。”里见真理宛如被夸的是自己一样,美滋滋地说出最后一条。“太宰大人的脸,难道不好看吗!”“嗯,脸是……”松本爱子刚要点头,却在中途猛地顿住。说起来……她低头努力在脑袋里回忆了一番,好一会儿,才重新抬起头,声音飘忽。“太宰大人他……长什么样来着?”里见真理!!!原本还弯起对方眼眸骤然瞪圆,里见真理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这个已经相处了上月的舍友朋友,完全不敢相信对方竟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你竟然问我太宰大人长什么样?认真的吗!“哎呀,这不是太宰大人气势太强了嘛。”松本爱子游移着眼神,又在下一秒变得一本正经,循循善诱地哄着自己这个总是太宰大人长太宰大人短的朋友。“你看,就是因为太宰大人气势太强了,所以大家根本不敢直视。而且为了表示恭敬,咱们一般不都是低头和上级大佬说话嘛。”大家主要是怕被对方点名,他们这种下层人员,谁要是真敢和太宰大人的眼睛对视一秒以上,毫不夸张的说,其他人绝对会敬对方是条硬汉。当然,她是在尾崎大人那边的,还是下层,所以基本看不到对方。“不过……真理。”松本爱子顺完毛,忍不住怀疑起来。“你是看上……啊不是,是被太宰大人的脸吸引了?”真要这样,她可一定要把自家姐妹从看脸的深渊里给拉回来!“怎么可能?”里见真理瞬间反驳,抬高声音。“太宰大人救过我的。”那声音分外坚定,言之凿凿到让松本爱子忍不住好奇追问。“怎么回事?说说说说,我还没听你提起过。”“我……”里见真理难得地卡壳了。她动了动唇,垂下眼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剩下的红色,掩盖住里面的茫然,涣散的视线逐渐定格在自己手腕内侧,只有硬币一半大小,像是红色胎记一般的数字上。——。半晌,她眨了眨眼,恢复了原本的活力,故作神秘地转移话题。“总之,爱子你知道就行了嘛。”至于其他的……都不存在了。“行行行,我也不是什么都要八卦一下的人。”看好友失落,松本爱子摆了摆手,主动转移话题。“接下来你想怎么样?”她摸了摸里见真理已然短到锁骨的发尾,心里可惜。“咱们先说好,你可别生出什么要学着,然后干‘抹黑’中原大人的事情来。”“怎么会?”一说起正事,里见真理立马抛开了所有思绪,专注起来。“虽然想过,但是我现在还打不过中原先生。”松本爱子“……”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是打得过,你就会毫不犹豫地干了?她默默看了眼好友,在心里无声补充。好了,她知道了,真理绝对把这件事记住了。中原大人,您以后可别疏于锻炼被后来居上变成沙滩上的前浪啊……“所以,我准备宣传一下太宰先生的好!”完全不知道松本爱子心里想法的里见真理认真宣布。“太宰大人威严冷酷智慧深不可测,各种阴谋诡计坑蒙拐骗样样精通,能把人卖了还让人帮忙数钱,根本就是黑手党的大家应该争相学习的对象啊!”话音落下,松本爱子沉思着,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虽然知道真理你在夸太宰大人,说得也很符合黑手党的行情,可为什么我会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