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世界的腕豪〕〔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赤侠〕〔风尘刀客〕〔皇城谍影〕〔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国士行 第一百四十九章 水下行
    <b></b>  “这他吗往哪走!四周都是死路啊!”

    众人打量了一圈,却皆是毫无办法,尽皆沉默之际,安娜忽然开口“我倒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什么办法?”

    安娜并未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河面上的女尸说道“你们看这些死尸,她们生前便被特殊处理过,死后不光不腐,还能完全浮在水面上!看水流流势,我们此刻正在上游,既然水上过不去,就走水下!依水势而行,应该就有出路!”

    “水下?谁知道这地下河究竟有多长,还不得憋死在水里!?”

    “可留在这里必是死路一条,我有办法,能够让我们在水下呼吸,每隔十几分钟换一次气便可!”

    地下河道本就不宽,地震之下,更是被乱石和巨木直接挡住了去路,河道乃是唯一的出路,若能避开那些死尸倒是个办法,可仅凭我们几人的水性,如何能在水下闭气十几分钟!

    我们几人虽然尽皆疑惑,可眼下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反驳,安娜见状,便招呼我捡四周掉落的木材!这些皆是修建永生陵所用材料,得益于缥缈局之力,至今都崭新如初!

    不过两三分钟,便捡来十几根规整的方木,在安娜的指示下,我直接脱下了身上衣物,撕成布条将这些方木做成了简易的木船!

    只是那足有手臂粗细的缝隙,根本就不能载人,然而不等我们发问,安娜又将背包取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了露营的帐篷,在这木船上围了一圈,算是有了船底,而后更是取出剩余的绷带将帐篷固定在了木船上!

    忙活了半天,竟是要做个木船,周文武无语道“我说安娜,你不会真的想用这个木船把我们都送出去吧!这么小的船,别说根本受不了我们几人的重量,那水面上的女尸还不得把我们都拖下水!”

    “我说了,我们走的是水下!快捡石头,塞到这些缝隙里!”

    “唉!”

    虽然不明所以,但安娜郑重的神色下,我们还是依言而动,捡起碎石塞入这木船的缝隙之中,再加上碎土,倒也算是简单的填充了缝隙,得益于这船底本就是防水的帐篷,收紧之后,倒是不至于进水,只是如此小的木船根本承受不了我们几人的重量!

    就在我以为安娜还有其他的动作之时,她却是站了起来,将仅剩的东西重新塞入了背包,说道“好了!”

    “好。。。好了?就这玩意?”

    “嗯,将它翻过来,我们一起下水!”

    “翻过来!!!?”

    闻言我心头一惊,安娜解释道“虽然简陋,应该能够阻止渗水,借着水压倒扣在水中,便会在船底位置留出空隙,里面的氧气,我们几人若是调整好呼吸,撑十分钟应该不成问题!但关键就在能不能拉住木船!虽然简陋,可木船的浮力也不是能够轻易抵消的!即便加了石头在船底也并不能确定,我们几人若是能拉住木船,让其留在水下,便能借此在水下通过!”

    听完安娜的解释我们几人尽皆恍然,此法倒是可行,船只倾翻之后,会在船舱内留下空隙乃是常识,但正如安娜所言,船只的浮力并非一个人能够控制,就如同一个人要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树下抱住一根浮木下沉一样艰难!而大型船只由于舱体众多的缘故,即便能够有些许空气残留,靠人力也不可能再将船只推上水面!

    眼下只要控制好船只的浮力,倒不失为是个办法!四周女尸蠢蠢欲动,见状,我也不再犹豫

    “既然如此!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再耽搁下去,都要死在这!”

    事已至此,我当先来到了这木船的船头,周文武紧随其后,由于鲁洪断臂的缘故,便让他和孙卿以及安娜留在了中间,陈逵殿后,我们六人排成一列,刚好跟木船的长度相当,余震之下,四周刚刚堆积的乱石已经再度晃动,我回头看了眼周文武,拖着木船便下了暗河,随着水位越来越深,我一声历喝

    “起!”

    我们六人齐齐发力,直接将这木船翻了过来,得益于船底的碎石,这木船的浮力并没有想象中的强烈,我六人发力,直接就拉着它缓缓沉入了水中,在这船底的位置,果然留出了一片空隙!

    “嘿!还真行啊!”

    “你喊什么喊!注意呼吸!”

    冰凉的地下河水在我们脖颈位置达到了与水压的平衡,仅靠船底留下的氧气并不能持续太久,周文武闻言,嘿嘿一笑不再开口!

    水面之上散落的乱石落入水中的速度也减慢了许多,可饶是如此,若是被太重的落石砸中,我们还是免不了被那些女尸分尸的下场!

    而且这河底并没有想象中的平整,倒是集聚着众多的碎石,起伏不平,透过河水看不真切,但依稀可辩,正是永生陵中的墓墙碎块!百十年来,白丘山神祭下出现的石碑,应该就是随着这条地下暗河,重见天日!

    碍于此间种种,我们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只走出三四十米之后,船舱内的空气便将要耗尽,我回

    头看了周文武一眼,碍于鲁洪此刻的状态,生死就落在了我们这两个壮劳力身上,我一声轻喝,六人再度发力,推着木船朝水面浮去!而真正的凶险正在水面之上!

    说不清的死尸宛如水墨将整个河面覆盖,我们刚一露头便齐齐朝我们扑了过来,扭曲的头颅令人不敢直视

    “快!”

    我抓住船头用尽力气将其重新翻转,间不容发之际,终是用木船拦住了她们,而后便是再一次的下潜!如此循环往复,经历三番生死,终是有惊无险!

    待水势逐渐平缓,河道也开始变窄!

    四周逐渐的平静,使得我们几人反倒升起几分惊异,周文武问道“天官,那些女尸是不是没了!?余震好像也停了,没动静了啊!”

    “砰!”

    未等我开口,船头却是砰的一声撞到了什么东西,由于视线被船舱遮蔽,我示意周文武抓紧木船,缓缓俯下了身子看去,眼前乃是一面宛如铡刀般的石壁,整个河道也在此时转了个大弯,急速的收缩,在不远处便只剩下两三米的宽度,而且,远处那河水的颜色赫然起了变化,我刚想看个明白,忽然心头一震,在这漆黑的地下河中,我竟看到了十几米外的事物!

    有光!

    一念至此,我难掩心中的激动,直接就浮上了水面,回头看去,果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见了那些死尸,而前方河道转弯之后,久违的阳光已经洒落而下!

    阴阳分界,难怪那些死尸未敢再追来!

    “快上来!快上来!我们出来啦!”

    我在水面大喝,周文武几人越随之缓缓浮了上来,待推开木船看到久违的阳光,几人皆是如释重负!

    “快走!”

    待游到那光亮之处,抬头看去,正是阳光从山壁缝隙中落下,地下河道在此分流,我们沿着其中水势渐急的支流继续行去,大概半个小时后,水势已经只到腰间,久违的阳光终于彻底的照在我们身上,地下暗河,也化作山泉沿山势而行!

    放眼看去,仍旧置身白丘之中,劫后余生的喜悦无法言表,我们几人尽皆瘫坐在地上,一番感慨化作彼此的大笑!

    良久之后,待平复了心绪,我们便再度出发,往白村方向行去,鹰勾崖的变故,还需再跟石老汉说个明白,那些死尸虽多,但还是借了缥缈局的格局之力,如今缥缈局已破,只等其中集聚的力量彻底消散这些死尸倒也不足为惧,但在此期间,还需防止村民上山遭遇这些死尸,而且还要报给政府部门,防备此次地震的影响!

    只是真的到了离开的时候,周文武这家伙却是忍不住又回头看去,呢喃道“到头果真还是白忙活了一趟!齐皇陵怕是永远不能现世了!”

    “赶快走吧!能活着出来就不容易了!”

    在缥缈局中的两番变故,已让我们偏离了鹰勾崖所在,此刻距离白村尚有断距离,而天色已是晌午,我们本想着正好赶着天黑之际回到村子,可刚到半路便见一道人影径直朝着我们的方向行来,未免多生事端,我们几人便躲了起来,待他来到近前,那熟悉的模样顿时让我们卸下了防备,正是石老汉一脸紧张!

    待确定他乃是只身而至,我们这才从一旁的树林中走了出来,石老汉见状,不由一怔,我们也随即迎了上去,只见他此刻神色之复杂,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一张老脸不断的变换,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们!山。。。山里。。。!”

    “不错,是我们干的!村子里怎样了!”

    石老汉缓缓平复了心情,这才将当下的情况讲来,他本以祭奠此次山神祭为由,牵扯白村的村民这几日都不敢擅动,为的就是给我们争取时间,可今日突然再度发生山神怒,他也终是压不住了村民的惊怒,无奈之下,便只好只身前来查探情况,万一被村民知晓乃是我们所为,只怕难以活着出了白丘!

    我也将山神怒的真相简单讲来,但显然,对石老汉而言,火山地震带这种东西他仍旧难以理解,我也没有再跟他详说,只是道“就是有点可惜,没有捉住那狐狈,不过,从此以后柱子他应该不会再生出什么岔子,好好教育,恢复常人应该不难!至于山神怒,你放心吧,从今往后,你白村不会再发生什么山神怒了,就算再遇到那些石碑,也尽可搬回家去!只是这几日还不能让村民上山,需告知政府,就说这里发现了古墓遗址就是!”

    “当真?这白丘当真不会再有什么变故!”

    “当然!这不全是您老的功劳嘛!”我笑道“正是您老此次带领村民潜心祭拜,才彻底平息了山神的怒火,使你白村永得安宁啊!”

    (本章完)

    乐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