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云曦月楚墨辰〕〔大道纪〕〔温言穆霆琛〕〔明天也喜欢叶非夜〕〔巨星妈咪超给力〕〔陆惊宴盛羡〕〔璃王妃 云若月〕〔战神下山〕〔陈黄皮〕〔温情一生只为你〕〔璃王妃云若月〕〔云若月神医毒妃不〕〔璃王楚玄辰云若月〕〔超级兵王混都市〕〔邪王绝宠:医品特〕〔Mr学神他真香了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凶猛 第五十九章 燃烧
    呼吸骤停,邹正则下意识地用左手握住脖子,仓惶一记右摆拳朝着李昂头部打去。

    李昂拧身向左避开拳势,脚蹬墙壁的同时,右下栽拳锤打在魔人小腹处。

    波纹能量肆意蔓延,从腹外斜肌向内浸染,腹直肌,腹横肌,大网膜,回肠,空肠,直至后方腰椎!

    邹正则只觉小腹麻痹,脊背没有任何知觉,勉强提起气力,左侧踹腿朝着李昂胸腔踢去,却被李昂身体后移,用左臂挡住来腿,同时前迈左步,右拳继续捶打魔人腹胸,将其胸腔腹腔整个打凹了下去。

    咚,咚,咚——

    一拳又一拳,李昂像打桩机一样,面无表情地捶打着魔人的脑瓜,将他的整个脑袋都打进凹陷的胸腔里。

    “好,痛啊”

    头缩在胸腔中的邹正则,含糊不清地呢喃道:“真的,好痛啊”

    肉眼可见的黑色魔气,在他身躯上蔓延。

    李昂只觉浑身寒毛根根乍起,鼓荡波纹摧毁了对方的四肢关节,同时催动起猫眼,释放幻术,身形疾退。

    “好,痛。”

    一滩烂肉般的躯体,丝毫没有被幻术影响,以完全不符合人体力学的姿势,扭动着“站”了起来,

    原本应该是头颅的地方,被一团混合着血浆、肌肉、骨骼的猎奇蠕动肉团,所取代。

    ————

    棚户区上方正在牵引灵魂归位的柴翠翘,突然发现那束缚着周遭魂灵的黑云漩涡已经悄然消散,她的行动不再受到阻滞。

    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苍穹中所有阴煞魔气,都汇成了一道长龙,顺着天台的巨大豁口,直冲而下,尽数灌注于邹正则的“头部”。

    这样的举动,说明了邹正则已经彻底放弃吞噬棚户区居民灵魂的计划,同时也意味着李昂现在面对的是毫无后顾之忧的完全体魔人

    不受黑云漩涡阻碍的柴翠翘紧咬嘴唇,一脚一个,以极快的速度,像踢皮球一样把所有魂灵挨个踢回他们自己的身躯,再一抖长裙,直飞向李昂所在楼房。

    “我,问你,跑什么啊”

    有着猎奇肉团头部的魔人,歪歪斜斜地在走廊中踉跄漫步,像是刚学会如何走路的幼小婴孩。

    他皮肤上的红黑符文,像是死机电脑上的乱码一样,失控,抽搐,变化,抖动,战栗。

    遍布全身的骨刺,时而生长,时而退缩,时而溶蚀出中空孔洞,喷射红白骨髓,时而长出鱿鱼触须般的粉红细长肉瘤,自然垂落。

    这样的东西,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但在系统页面里,它仍被标注为修炼了天魔功的玩家。

    《天子传奇》是不折不扣的高武世界,而天魔功哪怕在《天子传奇》中也属于最顶尖的功法。邹正则虽然是资深玩家,但其武道意志与武道修为,依旧不足以彻底驾驭这门功法。

    他平时能保持独立完整的个人意志,完全都是靠着另一项技能来抵消的负面影响。

    冰心诀本就不如天魔功强悍,而现在涛涛魔气入体,此长彼消之下,冰心诀彻底失守,任由阴阳两极魔道带来的纯粹恶意,侵占邹正则的神志。

    甚至可以说,现在的邹正则已经不再是他自己,而成了某个由野蛮本能与狡诈天性驱动的魔物。

    李昂默不作声地向后缓缓挪步,来源于邹正则的淋漓鲜血顺着手套滑落,在布满尘埃的走廊地面描绘出一道红色长线。

    咔——

    像是核反应抵达了临界值,魔人体型再度膨胀,粗长右臂似慢实快地覆盖上了骨甲,形成了一柄堪比门板的骨刀。

    魔人斜斜劈出一刀,只见沿着骨刀蔓延的汹汹魔气,化为实体,蔓延前进。

    整个走廊乃至整个二楼,都被这一刀劈成两半,坚不可摧的钢筋混凝土如同豆腐一般崩塌陷落。

    大楼向一侧倾倒,烟尘遮天蔽月,李昂不退反进,沿着倾斜走廊破影而出!

    他的食指中指并拢成剑,名为银色波纹疾走的特殊能量凝练汇集于指尖,散发着闪耀刺眼的银色光芒。

    银色波纹疾走!

    失去神志可言的魔人,没有躲闪或者退避,站在倾斜走廊上,面对着下方冲来的李昂,完全靠着身体本能,将门板也似的骨刀挡在身前。

    轰!!

    指尖,毫无阻滞地刺穿了骨刀,锋锐骨片崩溃碎裂,四溅飞散。

    还不够,李昂贴了上去,捏着魔人粗短脖颈,缓慢而坚定地堆动着指剑,一寸一寸地摧垮骨刀,向着魔人的脑壳刺去,而对方则拼劲全力向前推着骨刀所在的右臂。

    两人的身形好似停滞了一般,僵持在这纯粹而朴素的角力之中。

    终于,忍受不了危机感的魔人,左臂自下而上,一记上勾拳朝着李昂腰腹轰去。

    啪——

    细密而绵长的黑色发丝从地板中涌出,堪堪勾住了魔人轰向李昂的左臂,每时每刻都有发丝被浓郁血气烧毁烧断,但下一秒更多更密集的头发就补上了位置。

    面色惨白如雪的柴翠翘,如猫般躬身趴伏在魔人身后的孤壁上,竭尽全力榨干体内阴气,催发出连绵不绝的黑色发丝,勾住魔人的手臂躯干,向后一勒。

    僵持不下的角力竞赛终于失衡,闪烁着银色波纹疾走光芒的指剑,捅进了魔人头部的肉块之中。

    右手指尖释放出温润如玉,恢弘大气的波纹能量,对于魔物而言好比剧毒砒霜的波纹,肆意溶蚀着血肉,在魔人头部融化出了一个空腔。

    李昂的右手手掌钻进空腔,抵达了大概是口腔的部位,并一路向下,用手掌撑开了喉咙。

    “大郎,该吃药啦。”

    李昂温柔地怀抱着对方的脑袋,用左手从背包栏里掏出一颗白磷燃烧弹,自上而下,顺着头部空腔,缓缓按进了魔人的喉咙。

    具体动作,就跟拿着马桶栓,死命捅马桶一样

    生命力极其顽强的魔人仍未死去,还在剧烈挣扎着,但在柴翠翘发丝的重重束缚下,完全阻止不了李昂的动作。

    燃烧弹顺着喉管,直接杵进了胃部。

    解除保险,拔掉销针,李昂慢悠悠地抽出了沾满血水的手臂,伸手和柴翠翘一起,死死按住挣扎不休的魔人。

    白磷燃烧弹,开始了自燃。浓烈烟雾从魔物的头部空腔中喷涌而出,像早期蒸汽机一样,滑稽可笑。

    没有嘴巴结构的魔人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但从它活鱼一般狂乱挣扎的姿势,隐约可以体会到那种五脏俱焚的痛苦。

    白磷的最大特点,即为能够在狭小或空气密度不大的空间充分燃烧,其燃烧温度可达1000度以上,常人只要沾上一点,就会被穿透血肉,深入骨髓,哪怕水泼土埋也阻止不了火焰蔓延,除非等到白磷耗尽,火焰方熄——更何况这枚燃烧弹还是李昂的特制款,装药量相当之大。

    魔物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随着黄色的炽热火焰钻破皮肤,透体而出,这具非人的躯体终于彻底停止不动。

    消灭杀死了曾魏明与汪芳妮的凶手1/1】

    黄色火焰还在燃烧,还在散发浓烟,李昂松开了按压住魔物双臂的手掌,站了起来,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驱散那股白磷的刺激气体,以及隐隐存在的烤肉香气。

    最近这几天,李昂可能不会想吃烤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