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剑锁八荒〕〔盛先生,彩虹边有〕〔佛门咸鱼的苦逼日〕〔逍遥神医〕〔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妖庭主宰〕〔传奇操盘手〕〔炮灰女配从捡宝箱〕〔漫威里的刀客〕〔我是掌门〕〔重返1982〕〔药王出山〕〔九天剑图〕〔主角陈平〕〔赵旭李晴晴〕〔本小奴超A的〕〔医者无眠〕〔王府百年无子嗣,〕〔穿越八年才出道〕〔赵旭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凶猛 第二百七十四章 伪装
    毫不突兀的,执爵出现在了刚才祭酒所在的位置,被青娥甲牢牢攥住脖颈。

    准确的说,执爵此时并不具备“脖颈”这一部位。

    他的身躯残缺不全,脸庞没了一半,仅剩一颗独眼,胸膛被炸得稀烂,可以看见里面微弱跳动的心脏,

    四肢关节尽数断裂,左臂右腿不翼而飞,只剩下没了三根手指的左手,和右腿的几根骨骼悬浮在半空当中,看上去如同一个被拆散的木偶。

    祭酒的脖子也被炸碎,现在被柴大小姐握在手中的,只是从下巴那里延伸出来的一团皮肤与肌肉。

    换人了?

    李昂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侧方极远处的那座高楼——那里已经没有了圆球术式。

    天台之上,柳无怠利用三通望远镜直接看到了气息的变化。

    属于祭酒的气息,出现在了远处高楼天台的边缘,稍一翻身,就从天台坠落,自由落体,引起路人的一阵惊呼尖叫。

    “啪”

    残破不堪的祭酒,如同掉进水池一般,径直落入水泥地面,连同其气息一起,隐没不见。

    “咳咳咳。”

    被攥住咽喉的执爵试图大笑,然而过于残缺的身躯根本不允许他这么做,还没笑出声来,就开始剧烈咳嗽,呕出一大团黑色污血。

    红白色人形铠甲攥着执爵咽喉,毫不犹豫地使出石化能力,将他身躯表面尽数化为石质。

    李昂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些什么,翻身上了天台,青娥甲也拖拽着不成人形的执爵,平稳落到天台上。

    柳无怠望了李昂一眼,后者默默地摇摇头。

    也不知道祭酒使用了什么装备技能,让侦察者兵蜂丢失掉了他的气息,也许只有等到后者再次露面才能将其锁定。

    柳无怠默然,随手抽出一支木质箭矢,射向执爵。

    木箭在半空中爆裂成无数碎片,以千百木片的形态,钉在执爵周围——正是她之前使用过得木箭囚牢技能。

    “你跟你的队友,”

    柳无怠看着囚牢内四分五裂的执爵,冰冷说道:“换了位置。”

    “没错。”

    执爵咳嗽着说道:“我把一些保命装备留在原地,现在他应该已经跑远了吧,你们,咳咳,追不上他了...”

    其实他与祭酒的关系并不深厚,哪怕在昙花期间也只是点头之交。

    他肯与对方互换位置,完全是因为自己身上伤势严重到了就算微型生命药水也无法治愈的程度,

    哪怕没人管他,他也会在数分钟之内,因各部位过于残缺而自然死亡。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执爵在成为玩家的第一天起,就有这种觉悟。

    更何况,他的死并非毫无意义——祭酒可以代替他继续完成未竟使命。

    “咳咳,我们做个交易吧。”

    执爵仰面朝天,由于缺少脖子,他没办法侧着头,只能呆滞地看着清澈夜幕与浑圆满月,说道:“你叫无怠是吧?

    柳家的下一代继承人,柳无怠。

    咳,你的父亲柳克俭,今晚失踪了对吧?和那些感染了昙花疾病的人一起,消失在了特事局的据点里。”

    柳无怠一脸淡漠,手中短弓瞄准了瘫在地上、出气比进气多的执爵,“你不是特事局的人。”

    自从柳家投靠特事局之后,她经常出入各个据点,偶尔还会配合机动特遣队进行一些任务。

    至少殷市机动特遣队的绝大多数干员,她都认识。

    刚才,柳无怠也是利用三筒望远镜确认对方身份之后,才敢进行狙杀,要不然一不小心打到了特遣队干员,那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当然不是。”

    执爵喷着血沫,费力说道:“不过我知道,你父亲他被带走的时候,单人隔离牢房的书架上摆着卢梭的《忏悔录》,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他的床头柜上摆着你母亲送给他的玉佩,他吃的最后一顿晚餐是酱牛肉味的营养膏。

    我说的,对么...”

    柳无怠微不可查地稍稍攥紧了手中木质短弓,她在执行任务之前,特意调看了特事局据内部的监控录像,其中细节与执爵所说一丝不差。

    “咳咳,”

    执爵剧烈咳嗽起来,尽管他仅剩的一只独眼眼眶已经被血流注满,根本看不见外界事物,但他仿佛能看清楚柳无怠脸上的细微表情。

    “我,我可以告诉你他的位置...”

    执爵缓缓说道,声音越来越低,脸上的表情也愈发呆滞,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柳无怠下意识地想要走近一点,看清执爵的脸庞,却被李昂猛地抬手制止。

    下一秒,执爵的额头骤然爆裂,从中疾射而出一道血箭,悄无声息朝着柳无怠眉心袭去。

    早已有所防备的柳无怠身前升起一层透明的金色盾牌屏障,挡住血色箭矢,

    李昂则扣动巴雷特扳机,“砰”地击中了执爵头颅,将他的脑袋轰成一地碎屑。

    灰白世界骤然消散,与此同时系统提示音响了起来,

    柳无怠稍有些惊讶地看着李昂,后者搓了搓手掌,笑道:“如果我说是同名,小姐姐你信么?”

    柳无怠默不作声地松开了短弓弓弦,看着这个许久没见的队友,“你的伪装,很不错。”

    李昂摆了摆手,谦虚说道:“那是自然,以前没钱的时候,我经常去动物园里面套上皮套,假扮成熊猫、猩猩、长颈鹿的样子赚钱贴补家用。”

    “...”熊猫猩猩暂且不谈,你到底是怎么假扮成长颈鹿的?

    熟悉的扯淡,熟悉的味道。柳无怠全记起来了。

    此时,一阵尖利引擎声在极远处响起,两架涂着漆黑涂装的直升飞机自高处缓缓下降,放在机舱边缘的探照灯摇晃着对准了祭酒刚才所在的天台。

    特事局来得比想象中更快。

    “走。”

    柳无怠没有纠结于李昂的身份,当机立断取消了木箭囚牢技能,握着短弓,掉头朝着西北方向跑去。

    李昂戴上橡胶手套,将地上残缺零碎的执爵身躯收进背包栏,与柴大小姐一起跟了上去。

    西北方向不远处,就是系统提示中两份帝流浆所在的位置。

    在各个高楼顶层奔跑跳跃的柳无怠与李昂很快抵达了目的地,在一座酒店天台上拿走了悬浮于半空当中的两个苍白陶瓷瓶子。

    柳无怠直接丢了一瓶给李昂,两者各自开启隐匿技能,沿高楼外侧墙壁滑落至阴暗巷弄。

    落地后,柳无怠收起短弓,李昂也解下正义披风,将披风与青娥甲收入背包,

    与柳无怠肩并肩走出小巷,两人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服,面色如常地朝着之前停在路边的红色mini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