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剑锁八荒〕〔盛先生,彩虹边有〕〔佛门咸鱼的苦逼日〕〔逍遥神医〕〔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妖庭主宰〕〔传奇操盘手〕〔炮灰女配从捡宝箱〕〔漫威里的刀客〕〔我是掌门〕〔重返1982〕〔药王出山〕〔九天剑图〕〔主角陈平〕〔赵旭李晴晴〕〔本小奴超A的〕〔医者无眠〕〔王府百年无子嗣,〕〔穿越八年才出道〕〔赵旭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玩家凶猛 第三百一十章 云霄
    说罢,妭笑着扫了李昂一眼,“其实我也能从这里面,看到外面的事情。你们刚才在外面,争论着该怎么污染水云头上的冠冕是么?”

    还未等李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开头扯谎,旱魃就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异学会那帮牛鼻子早就猜到了会发生什么,特意雇我待在这里。

    况且就算没有我,区区一万人的仪轨,也根本不能对水云造成影响——这么多年楼上那些妖魔气息基本被我吃的差不多了,没留下什么结余。

    而且水云她自己就是玩弄幻术的好手,想要影响到她,得再来个十来万人吧。

    不管异学会或者岿阳派跟你们说了什么,他们都撒了谎。

    或者说传承基本断绝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说到这里,妭用一种完全不符合外表年龄的神态,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散漫说道:“唔...竟然敢算计我们,真是恶毒啊。

    不过看在他们现在已经差不多死光了的份上,就不去灭他们满门了。

    要是换做以前的我,可不会管什么情分,直接找上他们墓穴,坟头蹦迪、骨灰拌饭走起。”

    坟头蹦迪...这种网络词汇被一名传说当中的神话神明说出来还真是违和感满满,不过考虑到对方说自己可以借助雾境看到外界发生的画面片段,也就不足为奇。

    李昂思索了一下,慎重问道:“那您现在是要去哪?”

    “看水云想去哪。”

    妭随口说道:“如果异学会那帮人没有骗我们的话,最后一批龙裔血脉应该被安置在某个地方,等她醒了我就陪她去照看那些龙崽子——当然也说不定会是龙蛋。

    呃...话说如果是龙蛋的话,水云会不会孵是个问题啊...”

    也许是长久的被困经历,也许是天生如此,妭说话总是有一茬没一茬的,经常神游天外。

    “那囚魔窟呢?这里的妖魔会逃出去么?”

    “唔...”

    旱魃想了想,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以为囚魔窟是个什么东西?稳固而牢不可破的囚牢?高精尖的动物实验室?

    这玩意有自己的意识好吗,

    它本来就是异学会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弄来的活体生命,被强行改造成了监牢。

    这么长时间下来,它早就产生了自己的意识,也就是被异学会用阵法拘禁,无法逃离而已。

    在异学会那帮牛鼻子死光之后,它一直都在我和水云看不到的角落里,偷偷利用那些妖魔做些神神秘秘的勾当。

    与其说我和水云是底层的狱卒,

    倒不如说,我、水云、囚魔窟本身,都只是囚犯而已。”

    妭有些嘲弄的笑了笑,缓慢说道:“异学会给我们设置的时间,不只是此时此刻我与水云离开的时限,

    同时也是异学会阵法彻底失效的日子。

    拥有自我意识的囚魔窟,可以当做是长了腿的监狱,早晚都要从这里溜走。

    哦,对了,这玩意儿的思维方式和个体生命完全不同,而且谈不上实力强弱——它本身就是魔潮规则的具象化,

    就算是我和水云,也完全无法影响到它,更别说直接摧毁——就像你们人类无法永久抹除掉飓风一样。

    它是一种必然存在、必然发生的魔潮天灾。”

    李昂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魔潮,到底是什么样子?”

    “千万妖魔会一批一批地出笼吧?”

    妭不确定地说道:“按照我对那帮牛鼻子设下的禁锢,以及对这玩意儿的理解,

    越弱的妖魔越好从这里脱困,越强的反而难以出去——就算是囚魔窟本身也没办法直接释放出倒数几层的魔物。

    呵,这对你们倒是一个好消息,有足够的准备时间,虽然有牺牲,但至少不用担心整个文明突然暴毙了。”

    李昂抿了抿嘴唇,“没有办法去阻止魔潮么?”

    “没可能。”

    旱魃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以为异学会他们就没想过彻底灭绝妖魔么?

    呵呵,妖魔是没有办法消灭干净的。他们就像其他东西一样,都是组成世界的基石。

    而且我说过,囚魔窟是拥有自我意识的生命,是魔潮的具象化。这么多年,天知道她在自己体内,开拓了多少隐秘空间,繁衍培育了多少妖魔。

    其中一些新生代魔物,可不比那些和我们同一时代的大妖弱多少。

    哦,顺便一提,你也别指望我和水云能在走之前帮你们把这里的妖魔消灭干净。

    如果我们出手,反而会直接破坏掉异学会那帮牛鼻子对囚魔窟设下的禁锢,

    而且我和水云都是被诓骗进来的,没有理由也没有义务在合同期外帮忙。

    按照龙的年龄来算,水云她被骗进来当狱卒的时候才只有八岁,牛鼻子果然没人性。

    更何况,真论起亲戚关系,和你们比起来,我们反而和这里的妖魔更亲一些——虽然它们不少都是人工培育出来的低级杂种。”

    “......”

    李昂沉默良久,才对悠久到如同历史本身的强悍神话种问道:“等您离开之后,囚魔窟会去哪?”

    “谁知道呢?天上?海里?”

    妭淡然说道:“如果你们运气够好的话,说不定这玩意儿会直接钻进地底岩浆里面,给自己里里外外洗个澡什么的。

    总之,通知所有人,做好准备吧,

    用不了多久,魔潮就会到来,

    希望这次,能少流点血...”

    说罢,妭身形飘忽而起,飞向那头匍匐在宫殿之上的蜃龙,将手中蜡烛,放置在了蜃龙鼻息下方。

    “呼——”

    悠远沉闷如同钟鸣一般的呼吸声,响彻整片空间,

    蜃龙缓缓睁开双眼,那双黄铜色的竖瞳中,倒映出旱魃的身影。

    “吼——”

    蜃龙缓慢地抬起头颅,张开嘴巴,发出滚滚雷鸣般的隆隆声音,一副威武庄严,实则像极了起床伸懒腰的样子,

    而旱魃则有些宠溺地拍了拍龙的下颚,一翻身,坐到了龙的鹿形双角中间的龙首脑门。

    “哦,对了。”

    旱魃像是想到了什么,随手从龙背上薅下一把鲜红如血的鬃毛,丢给李昂,“这搓玩意儿就当做你帮忙开门的报酬吧。”

    李昂下意识地接过了凝固在一起、触感沉重而炽热的鬃毛,意识到了什么,急忙说道:“等等!您也是玩家么?历史上杀场游戏的那些玩家都去哪了?!”

    “有些活着,有些死了,有些不死不活,有些半死半活。”

    坐在龙背上的旱魃少女,拍了拍蜃龙的脸颊,“我可不是玩家,也不打算成为玩家。

    呵,对于你们短生种而言,玩家的资质,既是接触超凡的契机,也是拯救种族的门票,

    同时更是无法逃离躲避的催命符。

    想知道更多的话,等那些上代超凡者们从地里爬出来,

    或者去找异学会的记录吧,如果他们敢把那种令人绝望的真相记录下来的话....”

    蜃龙从建筑群上爬起来的声音,掩盖了旱魃的说话声,

    宏伟庞大到难以描述的东方巨龙,尽情舒展着一半实质一半雾气的绵长身躯,暗金色龙爪无意识扒拉着,令一座座宫殿坍圮崩塌。

    风声呼啸而起,云雾弥漫扩散,蜃龙似慢实快地升空而起,钻出雾气大门,沿着海沟直冲云霄!

    坐在龙背上的旱魃少女,与友人一起冲破了囚魔窟中所有障碍,她肆意狂笑着,尽情释放着万丈光芒,与炽烈热浪。

    囚魔窟中,不知道多少妖魔在太阳一般的光热照耀下,尽数化为灰烬,只有极少数天生机敏迅捷的魔物,才能在光热到来之前,躲到阴暗角落。

    轰——

    现实世界镇守着钱华路的特事局干员们,听到了一阵来自虚空的破裂之声,所有全副武装的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头巨龙在雾气深处浮现而出,飞上云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