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世界的腕豪〕〔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赤侠〕〔风尘刀客〕〔皇城谍影〕〔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圣界内 第1章 麒麟
    第1章 麒麟

    “唔,系统?启动系统!”

    半梦半醒,黄霖下意识的叫喊道,声音还带着些迷蒙。

    随着意识逐渐清醒,他叹口气,都十七年了,系统怎么还不出现?

    说好的穿越标配,系统随身呢?他黄霖也想当个搅动风云的大人物啊……再这样下去够呛当个搅屎棍能搅个屎。

    对的,他黄零也是个穿越人士,生前是一名散打爱好者……只看不练的那种爱好者。

    一次心血来潮,想上台体验一下拳拳到肉的快感,和另一个菜鸟同好约好了同台竞技一番。

    可他真没想到的是菜鸟出拳是控制不住力道的,一拳轻飘飘的打不到人,一拳重得像是想打死人,跟个憨包一样。

    对方还是钣金工出身,力气死大死大的,一个不躲闪不及让他一拳擂到太阳穴上,黄霖当场挺尸。

    眼睛一闭一睁,就变成了十几年前那个叫黄霖的婴儿,在这个妖怪横行的世界里苟活至今。

    咽气前,黄霖还能隐隐约约感觉到对方哭着跪在地上,抹着鼻涕擦着泪,搂着他的身体求他别死,不想坐牢……你他妈但凡收点力,等下打完了咱们还能喝点啤酒搂两根串呢!

    所以说,玩散打还是要去正规场地啊,最起码得带上护具。

    唉。

    下床,洗簌,收拾干净后,看向客厅,这是一间临街的门店,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个屋子充当了家和工作室的角色。

    而当年那个自己扬言要刀了的大叔还好好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脚趾上还夹着人字拖一晃一晃,看着狗血言情剧。

    倒不是黄霖不想动手,只是,对比了下双方的武力值,黄霖觉得还是再熬个几十年,拔他氧气管会比较靠谱。

    “狗爷,早饭呢?”

    “没做,自个买去。”中年人挥了挥手,像是在打发苍蝇。

    闻言,黄霖撇了撇嘴,来到门口拉起卷帘门,璨烂的阳光伴着卷帘门吱呀喀吱升起的声响透过玻璃门扑进屋子,泯灭了房间的阴暗,心情攸得愉悦起来了。

    杨吉事物所。

    五个红条大字在两边的玻璃对开门上一边一排,像是上辈子八九十年代街边常见的门店式样。

    杨吉,坐着客厅里的那个男人名字,江湖人称狗爷,不含贬义,因为他的风水兽就是一只大黑狗。

    凭着这么一只风水煞兽,yj市黑白两道都卖他个面子,尊他一声狗爷。

    而黄霖,作为被狗爷养大的崽,熟客们都喜欢叫他狗崽子。

    无奈的是,在这个世界里狗作为人类最忠实的盟友,也有着不少强大的狗属风水兽。这压根就不是个骂人的词,甚至带着褒义。

    好比上辈子里,有人说你是幼龙,稚虎你会生气么?

    黄霖发作都不好发作,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城市街头,黄霖走在上学路上,双眼放空,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双脚只是机械般前后摆动,驱使身体前进。

    正走到一条商业街上,这是通往学校的主干道。

    只是原本应该热闹的街道上,却出奇安静。商铺,门店沿街而立,有序分布街边两侧,却没有一个人。

    双向四车道的宽阔马路上,车辆熄火趴在路上,一辆一辆的堵满了马路,同样看不见一个人。

    没有了人声和车流的喧嚣,城市的清晨安静的诡异。

    周围的环境异常,惊醒了黄霖的梦游,环顾四周一圈,暗骂一声。

    常年给狗爷打下手,对于眼前的场景变换他并不陌生,鬼打墙!

    迷阵的种类很多,不过大多数风水师都不讲究,少有专门给迷阵起名的,所以都习惯性把这类迷阵称为鬼打墙,小效果各不相同,可主要的功能都是一样的──能将人困在一片区域打转。

    大意了!

    黄霖也是挺服气的,布置这鬼打墙的风水师怎么敢的!这是城里啊,在这布置鬼打墙,是真觉的断头饭太香了迫不及待想吃是吗。

    现在黄霖只期望这个鬼打墙是自己不小心误入,而不是专门针对自己的布置的,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从小学过几招拳脚功夫的普通人,应该招惹不到什么风水师吧?

    速溜溜了,先藏起来观察一下,能苟到阵法失效最好,黄霖真不信守夜人有这么饭桶,还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个鬼打墙还半天没动静……

    这跟隔壁老王进你家当着你的面打你老婆孩子不是一个性质?

    黄霖刚准备开溜,路就被人堵了。

    前面光头强……一个体格强壮的光头男人像是凭空般出现,迈着步,发出声,身体像是穿过了某条界线一点一点出现。

    “就你叫黄霖是吧?借你个东西用用!”

    光头强捏捏拳头,骨节嘎吱作响,语气很拽。

    有帮杨吉布置过的经验,黄霖对鬼打墙并不陌生,他认出了前方那条界限就是鬼打墙的边界。

    嘿,还真是找自己的。

    “看你这话说的,大哥要啥您开口!小弟有的一定给!”

    前路不通,黄霖下意识往后退去,没走几步,吧唧一下,像是撞到了堵墙,抬头看去,是一个长毛大汉低着满脸横肉的脸咧着嘴对自己狞笑。

    “要你的命。”

    晦气!

    黄霖干笑两声,被杨吉从小折磨出来的身体本能让他一个闪身,躲开了长毛大汉的抬手擒拿。

    “两位大哥,小弟有个问题哈……老子哪得罪你们了!”

    一句话的时间,黄霖表情三变,谦卑,疑惑,而后是杀意立起。

    身体也随着说的话动弹起来,谦卑时抬手,手指成虎爪形反手扣住身后长毛大汉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臂,身型如灵猴般欺身而上,手抓着长毛大汉的手,肩,头借力,整个人像是腾空而起,双脚抬到空中锁住他的脖颈,身体带着弹起的势能腰躯一扭,强大的核心力量让长毛大汉根本抵御不住,踉踉跄跄地失去了平衡,被放翻到地。

    而黄霖也借着扭腰的动作在空中翻滚,将落地时,杀意伴着中指微微屈起骨节的拳头于空中划过一条长弧,精准落至长毛大汉的太阳穴处。

    太阳穴凹陷,血管破裂,双眼极速充血,身体抽搐两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一句话,一套连招,顷刻间,身长近两米的大汉倒毙,连风水兽都召唤不出来。

    收回拳头,黄霖站起身,明明是纯血的人类,却像是只最纯粹的风水煞兽。

    “咕噜。”

    “说话,老子哪得罪你们了?”

    吞咽口水的声音,招来了黄霖的目光,对上黄霖凶煞的视线,不远处的光头强才反应过来,这短短几秒发生了什么。

    刚才的画面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光头强打了个冷颤,急忙召唤出自己的风水兽挡在面前,一只大黑熊,人立而起,身长四米,压迫感十足。

    摸着黑熊毛茸茸的大腿,光头强安下了心,对方是纯血人,招不出风水兽的……人怎么跟风水兽斗?

    “撕了他!”光头强对风水兽发出了指令。

    巨型黑熊像坦克般推进,扬起熊掌拍向黄霖,看着黄霖在黑熊挥舞的臂掌间上蹿下跳,心下稍安,练武道的上限也就那样,还能跟风水兽肉搏?

    “我很奇怪,你们杀人前难道不调查目标实力的吗?”

    辗转间,黄霖还有余力发声,黑熊落下的爪子带起呼呼风声,摸不到黄霖的衣角,显得游刃有余。

    光头强也发现了情况不对,黑熊看上去是威势十足,可进攻了那么久黄霖一点伤口都没出现,而黑熊巴掌每次挥舞消耗的都是自己体内的煞气。

    冷汗从额头留下,光头强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自己的风水兽完全摸不到黄霖,他又不敢停下攻击,一旦停下,被黄霖摸到身边死的更快。可这样下去,煞气用完,风水兽没了煞气具现会直接消散……一样是个死啊!

    “怎么了?别慌啊!我又打不过你的风水兽。”

    不远处,黄霖看着光头强的慌张模样,漏出了核善的笑容。

    光头强怎么也想不通一个纯血人怎么会这么猛,看着黄霖干瘦的体格,时不时一拳打在黑熊身上发出的砰砰动静。

    得逃!

    这个念头出现,便驱使着身体动了起来,光头强加大了煞气输出,黑熊的攻势进一步强化挡住黄霖,自己侧身向来处逃去,唤出煞气激活鬼打墙的出口。

    不远处,看着光头强的举动,黄霖嘴角勾起。

    要想离开鬼打墙方法有三种,掌握钥匙,暴力冲破,又或者找到阵眼。而想要做到这些的前提是……能驱动煞气,光是这一项前提条件就绝了黄霖自己出去的路。

    不过,机会这不就来了嘛,本来还说威逼恐吓一下,现在倒是省事了。

    借着黑熊手臂横扫的力,黄霖跃起,脚掌蹬向熊掌,恐怖的力道有些超出了黄霖的预期,劲道从脚底板一直传到天灵盖,整个人都麻了。纵然动作有些变形,所幸角度无差,黄霖像是枚炮弹般弹射出去。

    数十米的距离一掠而过,黄霖扬起手肘,这时光头强像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也回过头来。

    “大锅!就唔噢噢噢哦哦!”

    惊恐的表情被黄霖一肘子打歪,下巴产生了形变,发出的声音也模糊了,黄霖听不大清楚,权当他在鬼叫。

    垮呲,一阵肉体碰撞,两人双双冲出了鬼打墙,光头强被黄霖一下冲击的不省人事,以头抢地,本就被打歪了的下巴在泥地上磨擦出了一道血痕。

    惨。

    而黄霖一个滚地葫芦,翻滚卸力,无伤落地。

    就这?这也不行啊。

    黄霖真的迷惑,现在杀手行情这么好么?这种菜笔都敢接暗杀的活了?

    站稳后,四下观望,黄霖认出来了,应该是商业街隔壁摆烂了的那建筑工地,在这里伏击确实不会引起太多注意……看来自己入阵的时间要比自己想象中更早,竟然不自不觉得被引诱到这里来了。

    “我想问一下……”

    问话声从身后传来,精神还绷在那儿的黄霖下意识一拳捣过去。

    “一个纯血,你是这么做到反杀两个风水师的?”

    拳头被人捏住,想要抽回,却像是被钳住般动弹不得。

    看着眼前这人,灰色的连帽卫衣上的连衣帽兜住了头,上半张脸隐在阴影中,下半张脸硬朗转折的下颚线给人硬汉的气质。可驼起的背,下身的沙滩裤和一字拖又显得懒散,颓废。

    黄霖突然意识到了之前被自己忽视了的地方……

    布置鬼打墙没有要求,可让阵法启动运转是对风水师的境界有要求的……

    也就是说眼前这人,最低也是玄级风水师!

    “不过也对,麒麟子连这点都做不到才更让人诧异。”

    “麒麟子?大佬你是不是找错人了?嘶──疼疼疼疼!我就一纯血!”

    黄霖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力道,拳头早已变形不成拳状,双手一起挣扎,也不能把手挪出分毫,随着对方不断发力,黄霖怀疑自己手骨八成裂了。

    “杨吉那老狗什么都没告诉你么?也是,于你而言,无知的死去或许也是种幸运。”

    黄霖莫名意识到,刚穿越过来的那段记忆并不是幻觉,杨吉确确实实在自己体内封印了什么,联想到之前的对话……在自己体内的异兽是麒麟吗?只是,仅凭自己当年婴儿的体质,凭什么承载这么强大的风水兽?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黄霖心中浮现。

    这次活着回去一定要找杨吉问问清楚,原来外挂早就到账了!

    “死吧。”

    平平淡淡的两个字,宣告了黄霖死期将至。

    黄霖麻了,见面对话不超过一分钟就打算结束战斗,也不多叨叨几句走走回忆。最起码拖一点时间让主角找到机会爆种啊!一点反派角色的觉悟都没有!

    像是听见了黄霖心里的吐槽一样,卫衣男终于松开了手,可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能力,黄霖身上的肌肉一寸寸僵硬麻痹,一个呼吸过后如石像般定在原地,只有眼珠子能滴溜溜地乱转。

    呵,不知卫衣男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扬起的巴掌随手拍向黄霖。

    “孩子,你本该胎死腹中的,给了你十几年时间欣赏世界的风景,该知足了。”

    黄霖感受到的不是巴掌拍击在身上的痛,而是灵魂的撕裂感,像是一张飘着空中的宣纸被人一巴掌抽烂,裂成数截。

    狗日的杨吉,给外挂不给说明书,这下好了!芭比q了!

    艹!

    烂尾楼里,阳光斜射,四周的高楼把阳光拦下个七七八八,仅有一缕光带从窗间逃出,划过黄霖站在那里的身躯,像是利剑把他一分为二,一半光明灿烂,一半没于黑暗。

    黄霖瞳孔间的光泽,暗淡下去了,生机断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