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世界的腕豪〕〔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赤侠〕〔风尘刀客〕〔皇城谍影〕〔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圣界内 第7章 麒麟复生
    第7章 麒麟复生

    月色不显,厚重的积雨云层层相积,封锁了天边本就暗淡的光。

    黑暗的天空下很难看得清周边的地貌,只看得清大片影影倬倬的树木影子,像是藏在阴影中的哨兵守护着黑夜,等待着绞杀那些误入黑暗的歧途旅人。

    风雨欲来。

    或许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此时的山中树林分外静谧。

    因此,山腰间看门杂兵的闲聊也听着聒噪,传出很远都能听见如蛐蛐般的吱吱哇哇。

    “这基地里进了个啥素材啊?我看他们这两天都疯了......

    就那个刚加入的小李,我昨天看他在实验室打下手都连干了四十多个小时,听说还没出来。”

    半山腰上有个不大的山洞,三人高的洞口,里面亮起微微橙光,晕染的洞口也带上橙黄。两个门卫模样的红衣男子正蹲在洞口闲聊。

    “不清楚具体是啥玩意,好像是跟上古的凶兽有关系,听说那玩意猛得很......”

    “怎么猛了?”

    不满同伴开始卖关子,连连催促。

    同伴却不紧不满地伸出两只手指作剪刀状,向他挑了挑。

    “干!抽死你!”

    看懂了同伴的暗示,心疼从地兜里掏出烟盒丢一根给他,想了一下,往自己嘴里也递了一根。

    “那玩意儿好像挺邪门儿的,不能靠近,靠近就直接给你石化喽。玄级风水师都折进去好几个。”

    “那确实猛!”

    “想体验一下吗?”

    两人还在感叹,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脑后传来,吓得连嘴上的烟都没含住,掉落在地上溅起点点火星。

    扭头一看,咪咪眼……呸,黑蛟大人!

    慌忙立正站好,朝身后的咪咪眼男人行礼。

    “聊得很开心嘛。既然你们对那具尸体这么感兴趣,作为对你们玩忽职守的奖励,赏你们去看一看。”

    “大人,其,其实,属下也不是很感兴趣......”

    咪咪眼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了他。

    “你理解错了。这是通知,不是商量。”

    “不!不,大人!长大人我为组织流过汗!我为组织流过血......”

    “拖走。”

    看门的两个红衣男子跪在地上,扑上来想抱大腿求情。

    咪咪眼扯过身后随从挡在身前,面露不虞。

    “记得把他们的队长也送过去。”

    两脚踩灭地上还在燃烧的烟头。

    “这件事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去找穷奇大人报告。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不希望再出什么纰漏。

    阴蜧你委屈一下看个门。”

    咪咪眼对身后送他出来的好友开口。

    说完,煞气涌出,十几米长的黑色蛟龙唤出隐入夜色,咪咪眼脚下煞气流动,踏空而行,一步一步登上了黑蛟蛟首。

    “惩善赏恶,穷奇不朽!”

    阴蜧站在地上,低头领命。

    “嗯,惩善赏恶,穷奇不朽。”

    交代完事,咪咪眼与胯下黑蛟悄然遁入黑暗。

    洞穴中被押送进去的两个门卫还在挣扎,却被同样穿着红衣的同事一肘子放翻。

    “哪个队伍的蠢货?把他们队长也抓上。”

    还在床上休息的队长致死也没有想到,会因为俩个手下的碎嘴死得这么没有意义。

    山洞内九曲十八弯,不知道转过几个折角才豁然开朗。

    刚进到基地,大量的实验器材与文件桌案挡住视线,只听得见人声喧闹。

    再往里走上几步,没了文件桌案,电脑设备的阻碍,就发现实验室的地形像是口锅,足球场般大小的锅。

    外围的一圈最高,越往里圈走去越低。

    正因为这地形的缘故,地下发生的事倒是看得清楚。

    最中间平躺着一具少年人的尸体,以尸体为圆心,方圆七八米都画满了红色阵法符文。

    由符文激活的力量像个倒扣的玻璃碗,将尸体内流溢出来的暗黄煞气尽数罩在其内。

    七八件仪器设备对准了尸体,检测煞气的参数。

    而仪器边上站着吵架,身穿黑大卦的人群,就是喧闹的根源了。

    “干什么?”

    押送门卫和队长的几个红衣成员刚站定,底下便有人迎了上来。

    “墨蛟大人让我们押来给你们当实验品。”

    “好啊!正缺小白鼠……这下有新素材了,每个方案都可以试试!”

    这群人的行动效率很高,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原本现有的一个加上这三个倒霉蛋一共四人就已经戴好了监控设备,送到了阵法边上。

    “煞气浓度是不是增加了?”

    “错觉吧?流动的煞气可能进行堆积了,看上去像是增加了。”

    “不对!能见度越来越低了!你看,煞气已经浓厚到看不见里面的尸体了!”

    “有意思起来了!不愧是上古凶兽,宿主人已经死了这么久,煞气浓度还能不减反增?”

    围在周围的黑大褂人员全体兴奋起来了,而一边的四个塞着口球,束缚着四肢的小白鼠们却是越发惊恐。

    “开始!”

    遭受无妄之灾的队长最先被拉出来,脚边被手腕粗细的合金链锁住,整个人被大力扔进阵中。

    可以清晰的观测到,被抛进去的人刚触及到一丝煞气就被瞬间石化。

    并且,浓厚的煞气似乎具备了实体的性质,即便是被石化了,可在惯性的作用下本该继续飞进阵里的,现在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在阵法边缘哐当落地。

    石像砸落在地上,裂成碎石。

    “不只是浓度增加,感觉石化之力的强度,石化的速度……整体都在强化。”

    “不能在拖了,没了宿主生命力的加持,没可能坚持那么久的,这有可能是麒麟的临死反扑。”

    “确实不能在拖了,等麒麟爆发过后再提取出来的风水本源极可能是个残次品。”

    “快去请阴蜧大人来压阵。”

    只是一次的实验结果,整个场面隐隐有些乱了。

    “嗡!”

    用来束缚煞气的阵法发出一阵嗡鸣,随后是一阵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在场的人员脸色大变,这次的暴动也太激烈了吧!

    这个封龙阵所可是用来封困天阶的存在!

    这如果让它脱困而出,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没一个能跑得掉!

    浑厚的土黄煞气在阵法内越发浑厚,犹如实质,煞气每流转一次,由封龙阵的封禁住的符文就会剧颤一次。

    几个阵法师联手上前加固,一旁帮不上忙的其余人等只能干瞪着眼。

    “阴蜧大人还没来吗?”

    “慌什么,阴蜧大人可是天阶,镇压一个没有宿主的风水兽翻翻手的事。”

    可惜,等不到了。

    也是这时,涌动的煞气莫名平静下来了,像是沉寂了般,正当众人以为煞气暴动已经过去了。

    那所谓的封龙阵只是发出了一声类似玻璃碎裂的轻响,代表阵法正常运转的红光一闪而灭。

    阵破了。

    因煞气暴动而引起的喧闹在那一瞬间,像是抽空了空气,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在那一瞬间,像是按下暂停键,山洞基地里的所有活物,都不自主地看向中央的煞气团。

    煞气慢慢的消散了,走出来一个狰狞的人形野兽。

    丝丝缕缕地头发在煞气的加持下在头上形成两只牛角的模样,麒麟角下,黑眼血瞳,极为骇人。

    裂开的嘴角蔓延至下颚线处,森森利齿藏在唇下。

    皮肤的颜色没变,只是不似人一样光滑,变得粗糙,像是鳄鱼般的鳞甲。关节处的硬物凸起,看上去凶悍至极。

    久躺未动带来的僵硬感让他分外不适,活动着筋骨,全身上下时不时响起骨节相撞的‘咔咔’动响。

    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好像没找到期望的目标,这个人型野兽不爽的朝前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为何,基地里的二三十余号人没一个人吭声,没一个人动弹。

    都呆立在那里,像是石像。

    基地的构造是一环套着一环,每一环里都有不同的设备,工具,和人错落布置。

    也就是说,并没有一条直线的通道供人行走。

    麒麟完全无视了前方的一切障碍,往前走去,面向之处尽数风化粉碎,化为脚下尘土。

    没有波及到其他东西,但波及到的,不管是被消磨去一半身体的人还是合金材质的仪器设备,风化粉碎的断面像是陶瓷般釉化,基地灯光照射在上面还在微微泛光。

    正面看去,所过之处,正好成一条圆柱形的通道。

    粗旷,又精准。

    面对出口处七扭八扭的通道,麒麟没有兴趣绕这个弯子。

    抬头一眼,前方基地用来支撑整个空间的合金外墙朽化出一个洞口。

    洞口后的泥土砂石像是面见君王,主动破开拱门型的通道贯通出口,多余的泥石拼命挤着,将通道的墙壁挤压的光滑如镜。

    通道的那一头出现了一个人影,在黑夜中看不清楚,只能隐隐感觉到他走进了通道。

    “黑长虫?”

    麒麟咧起了嘴,利齿寒光闪烁,满脸轻慢。

    他不紧不慢的走向前去,通道那面的人影却急速放大。

    “叮”

    麒麟扬手,竟是一把在黑暗中掐住了一个人的脖子,用力一扯,整个人从阴影中被拉了出来。

    “狗改不了吃屎。

    黑长虫爱玩这种把戏,你这个宿主也喜欢是吧?”

    随着麒麟手上加力,远处奔来的人影抽搐了两下,居然像水一样溶解,洒在地上融入阴影。

    阴蜧心中大呼邪门!

    倒不是因为麒麟能从阴影中把他抓出来。

    他只觉得自己大意,小看了麒麟的底蕴。

    他觉得邪门的是,自己身上的煞气竟然流动不了了!??

    如果说,煞气在风水师体内,像是水流在河道里流淌。

    那么对于天阶风水师而言,体内流淌的煞气就像是奔腾的黄河!

    什么时候见到过黄河结冰啊?还不是那种只是结了几米厚的那种薄冰。

    是整个黄河都被冻上了!

    “别次次死我手里啊。”

    看着阴蜧神情失措,麒麟戏虐道。

    “记得下个宿主找聪明点的。”

    尽管麒麟的血瞳盯着阴蜧,但阴蜧觉得并不是在对自己说话。

    随着麒麟话音落下。

    下一瞬间,阴蜧脸色大变,如果说先前煞气被冻结住让人难受。

    但那煞气起码还在!

    现在则像是河道里的河水被直接抽干!

    阴蜧体内的煞气荡然无存,就连风水兽都联系不上了!

    只留下风水兽逃走前留下的情绪通感。

    无法直面的畏惧填满了阴蜧身体的每一处角落。

    没了煞气抵抗,石化之力顷刻间吞噬了阴蜧的肉体。

    松手,化作石像的阴蜧落地,碎裂成一地碎石。

    “行了小鬼,别吵吵!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这场戏唱好了,你才能借着我的余威成长起来。”

    麒麟的目光望向通道的斜上方,像是能透过山体望向远处。

    加快了脚步,麒麟有点兴奋起来了,毕竟几十年没活动过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