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漫威世界的腕豪〕〔射手凶猛〕〔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赤侠〕〔风尘刀客〕〔皇城谍影〕〔九转星辰诀〕〔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圣界内 第10章 旧识
    第10章 旧识

    “队长,这种提案上级不会同意吧”

    收拾完自己的队员后,古狄稠召集起了所有没在出任务的小队成员。

    狩夜人的规模不大,十天干小队,每个小队十二名成员,在加上并不是每个天干小队的人数都是满的。

    也就是说狩夜人的总人数其实也就不到百人。

    但狩夜人的规模又可以说是十分浩大。

    每个天干成员有独立成立地支小队的权利,也就是说除去独行侠,光是归属天干成员的小队也有七八十组。

    这么换算下来,狩夜人的规模就及其客观了。

    眼下,古狄稠所召集起来的就是属于他乙亥小队的成员了。

    不多,男女老少都有,共八人,在场六人。

    偌大的会议室,古狄稠坐在会议桌的主位上,手肘撑着桌子手指交错相握,撑着下巴。

    “灭国级的战力还不够?比应成龙都要强上几分了吧?”

    不等古狄稠开口,队内成员就开口反驳。

    “可毕竟是消耗品!”

    “核弹最有用的地方并不是让他爆炸毁灭什么东西,而是他摆在那里的威慑力。这代表了我们拥有了掀桌子的能力!就算是个消耗品,可有谁愿意顶上来被消耗掉?”

    这一番发言让古狄稠微微侧目,一看发言人,组里的老干部了。

    难怪对这件事看得这么清楚。

    “我提出这个提案不是让你们讨论能不能通过上级的审核。我需要你们讨论的是如何将麒麟,这枚核弹作用最大化。”

    古狄稠敲了敲桌子,给这个提案定了性。

    “既然如此,我们觉得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大范围的把麒麟秒杀穷奇的具体消息传播出去,现在知道这件事的组织并不多。”

    “再来一次造神计划?”

    “不,这种战力,他本身就已经是神了。”

    “可惜,没找到穷奇的尸体,不然就更有说服力了。”

    “那如何传播呢?没有穷奇的尸体为证,各大组织不大会相信吧?说实话,即便是我现在也有点将信将疑......”

    “确实,能打败穷奇还能接受......秒杀?这确实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所以不能主动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其他组织不会信的。为了让他们相信白白浪费一次出手出手太不划算。”

    先前的那个老干部似乎有了主意。

    “人啊,总是会对自己分析猜测到的东西深信不疑。

    所以我们大可不必主动向外界透露,相反,我们对这个消息还得藏着掖着!”

    “怎么说?”

    古狄稠来了兴致,这个老干部一直很有想法的。

    “当时在场的探子不止一家,也就是说这个消息完全不必由我们出手,自然会有人帮我们泄露出去。

    我们只需要‘不小心透露’麒麟加入了我们狩夜人就可以了。甚至等他们来问的时候还要否认。”

    “有点意思。”

    “以为这就完了?”

    老干部得意一笑,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我们还得向上级申请对穷奇麾下的黑狈院,血狼众,白狐组三组势力发动全面清剿。”

    “妙啊!不仅可以大幅削弱四凶势力,平定国内局势。再加上面对我们的清剿,穷奇身亡无法现身,其他组织肯定会疑惑穷奇为什么不现身,从而疯狂探听情报......”

    “对,在这个时候我们想向外界传达的消息都可以出手了,自然而然,毫不刻意。”

    “好一个一箭双雕!”

    古狄稠满意地点了点头,“可以,大纲就按这个走。老王,做一份详细的计划方案。”

    “下一项,yj市犯罪案例......”

    临时开的小会,开了三个小时,把这几个星期yj市守夜局的各个案子都大概捋了一遍。

    散会时,已经是傍晚。

    古狄稠吩咐成员抓紧把今天会议的内容整理出来后,换了件便服出门往城市中心去了。

    大概是目的地不远,古狄稠犹豫了一下,没有开车去。

    目的地也确实不远,两条街,三个拐角,闪着霓虹灯光的招牌在眼前出现了。

    大鸭冲冲冲?

    什么鬼名字,还不如叫大鸟转转转。

    对于旧友的品味一如既往的唾弃一番,古狄稠摇着头走了进去。

    这是一家还算正规的蹦迪酒吧,没什么擦边的项目。

    笑死,就开在守夜局附近,他也得敢啊。

    扫视了眼吧台,古狄稠在人群中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杨吉。

    “慢死了!”

    古狄稠刚走到杨吉边上,一杯深水炸弹从吧台边滑了过来,正好停在面前。

    “行,自罚一杯。”

    古狄稠倒也不墨迹,扯了扯领口的领带一口干完。

    “嘶~再来杯焚心。”

    豪迈的干杯,加上不俗的外表气质,古狄稠瞬间被一群狂蜂浪蝶给盯上了。

    推辞的酒吧女一波又一波来,把杨吉酸了个够呛。

    “所以说为什么要来在这种酒吧呢?麻烦。”

    “骚包……喝酒就要来这种地方,去那种安安静静的地有什么激情?”

    古狄稠不可置否,随手打了个响指,用煞气把两个人和外界屏蔽了。

    有人把目光落到这里,也总会下意识忽略这里。

    “因为黄霖的事来的?”

    “你是不是打算让黄霖加入狩夜人?”

    “对,我向上面提议给黄霖的代号是你当年的那个。”

    “甲戌?”

    “对。”

    “杀人诛心啊!就可劲逮住个人死槽是吧?”

    “你以为欠下的债不用还的吗?

    你当年为了个女人直接退出天干组,影响有多大你不知道?你能好好到活到现在,没上悬赏已经是我们几个兄弟念旧情了。不然高低让你进獬豸司走两遭。”

    “……哥几个的好我杨吉没齿难忘,只是……”

    杨吉沉默了半晌,慢慢噘着杯中的威士忌。

    “我被卷进了一件事,没办法说……当年用祸斗立下的誓。”

    “糊涂!”

    古狄稠皱起了眉头。

    这种以自身风水兽为名立下的誓约,约束力远比什么天打五雷轰要强得多。

    将誓言说给自身的风水兽,以此为约束。

    违背了誓言就会受到风水兽反噬噬主,要么风水兽杀了主人身死道消,要么主人打散了风水兽生命力消散,实力暴跌。

    古狄稠看着杨吉的样子,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

    “你确实看见穷奇死了吧?”

    “不一定。”

    “什么意思?”

    古狄稠发现这酒越喝越愁。

    如果穷奇没死的话,针对穷奇麾下三组的行动就不能这么猛浪了。

    “当时穷奇被一巴掌拍落,我去查看的时候气息已经开始消散了,所以我之前和你说穷奇死了。”

    杨吉一口干完了杯中威士忌。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在穷奇体内偷偷留下了点小玩意。”

    说着,杨吉撩起了衣服下摆,肚子上有血红的两个篆体小字。

    惩善。

    “惩善赏恶咒?”

    “对,穷奇已经缓过来了,还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惩善咒顺着我的煞气进了我身。”

    古狄稠伸手按上了那两字,感应了一下强度。

    “很薄弱?这种程度你应该能轻易抹除吧?”

    杨吉一巴掌打开古狄稠的手,放下了衣服。

    “摸两下得了,怎么还按着不放了?”

    “可以用这个分析出穷奇的恢复情况。”

    古狄稠反应过来了。

    现在惩善咒之所以微弱是因为穷奇重伤濒死,如果惩善咒强大起来了,也就说明穷奇在恢复。

    “小心别玩脱了。”

    古狄稠也清楚如果能掌握穷奇的恢复情况,对接下来的一系列行动有多大的帮助。

    “唔。”

    杨吉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对了,有件事我想不通。”

    古狄稠给杨吉杯中满上。

    “什么事?”

    “麒麟这么强,你是怎么把麒麟封印进黄霖的体内的?还有,黄霖是有什么特殊天赋吗?他凭什么支撑起麒麟的全力输出?”

    “唔,麒麟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杨吉眼神迷离,进入了回忆状态。

    “黄霖小时候生过一次大病,很严重,当时已经没气了,我都绝望了。

    结果麒麟突然找上门来了,看见黄霖,说黄霖是什么天机,主动自我封印还让我帮忙封印进黄霖身体里。用的封印法也是麒麟给我的……阎罗索命。”

    “阎罗索命?那个会不停抽取封印物生命力的封印法?”

    “对,我猜这些年麒麟应该一直在抽取自己的生命力给黄霖续命。”

    还真是好命啊,古狄稠实名稠羡慕了。

    其他有名有姓的风水兽都是想尽办法吸取宿主的生命力,怎么麒麟还会反供宿主的?

    “可这没法解释麒麟能借助黄霖的身体发挥这么强大的战力啊?而且麒麟这算是接触封印了吧?黄霖还活的好好的。”

    “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

    杨吉被古狄稠的追问搞烦了。

    “你特么孩子养这么大!不问你问谁!”

    也许是酒劲上来了,两个人的语气都挺冲的。

    “你以为我想养?这是我儿子吗?黄霖他爸也不知道死哪去了。要不是她的儿子你看我管他死活!”

    “难为你了,舔狗做到这份上,还得帮人养孩子。”

    杨吉不再唧唧歪歪,一拳头出击。

    一拳把古狄稠的头给打歪了,古狄稠也不客气,反手打了回来。

    屏蔽外界的煞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去了。

    两个人也不动用煞气,只是纯粹的肉搏,拳拳到肉。

    尽管两人是风水师出身,可格斗技巧也都相当不错,拳来脚往的颇为精彩。

    周围看客也不阻止,围着他们喝彩叫好。

    打架的动静有些大了,没过上几十招他们就被闻声赶来的店员和安保赶出了酒吧。

    夜已经深了。

    两人摸着脸上的淤青龇牙咧嘴,都没给对方好脸色看。

    默默运起煞气消去脸上淤青。

    “痛快没?”

    “再让我给你眼睛来一拳就痛快了。”

    杨吉跃跃欲试。

    “得了吧你,让你泄泄火还来劲了。”

    “……谢了。”

    “几个老兄弟都知道你背负的东西太多。”

    古狄稠拍拍杨吉有些微微佝偻的背,想起杨吉当年的英姿勃发,又些唏嘘不已。

    “需要帮忙就开口,自家兄弟。”

    “好。”

    两人站在酒吧门口抬头望着星空,迟迟不动,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可到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走了。”

    杨吉伸着懒腰走了。

    古狄稠看着杨吉离开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下次兄弟们组局一起喝酒。”

    “再说。”

    杨吉的身影没入夜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