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空间农女:弃妇再〕〔山村上门女婿〕〔雷渊修罗〕〔魔魂降世〕〔疯了吧,让你当族〕〔反派的我正全力阻〕〔黑石密码〕〔从宇智波到流浪忍〕〔大唐第一熊孩子〕〔我在精灵世界当召〕〔真武龙皇〕〔快穿:成为替身后〕〔拯救世界从疯批血〕〔檀爷别凶了,夫人〕〔九阳医神〕〔公子太虚不好〕〔原神:开局获得御〕〔DNF之在阿拉德当导〕〔桃花债找上门来了〕〔南宋相声天团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四圣界内 第11章 11.年龄比我小的姐姐
    第11章 11.年龄比我小的姐姐

    距离黄霖从黄泉回来已经大半个月了。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

    上学,在一群高中小朋友里充当孩子王。放学,店里事物多了,就被杨吉拉去当壮丁。

    如果不是体内缓缓流转的煞气时刻提醒着黄霖,他总觉得先前下黄泉战穷奇的经历是个梦。

    黄霖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悠闲~

    “叩叩叩。”

    “您好,有人吗?”

    杨吉不在,黄霖在事务所里看店。

    “您好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

    每当这个时候黄霖的兴致总是要高一些。

    杨吉不在,如果委托的任务没超过能力范围的话,委托费通常都会被黄霖黑下来,直接进了自己的腰包。

    “能帮我找个人吗?”

    顾客是个年轻女人,看上去应该是二十五岁上下,棕色的大波浪长卷发很有熟女气质。

    按理说喜欢打理这种发型的女生,妆容服饰也会很精致,应该是属于那种都市丽人。

    可黄霖粗略打量了一下,没化妆,衣服也是贴身的居家服,整套搭配只能算是得体。

    一种掩饰不住的憔悴扑面而来。

    领着女人坐到沙发上,黄霖习惯性拿起自己的小本本记录一些关键信息。

    “姓名,身份信息。”

    “我叫郑秀晶,现在在华府大厦工作……”

    “打断一下郑小姐,是我没说清楚。

    我想问的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名字和身份信息,没有想要了解你身份信息的意思。”

    所以说啊,有些人单身两辈子是有原因的。

    闻言,郑秀晶的脸泛起点羞红。

    “不知道。”

    “不知道?!”

    黄霖一脸黑人问号,音调都拉高了。

    搁这玩儿我呢?

    “名字?性别?年龄?”

    “……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找呢?我给你来一套大变活人把人变出来?”

    黄霖没好气道。

    “真的能办到吗?”

    看着郑秀晶一脸期待的眼神,黄霖被她气笑了。

    “你觉得呢?”

    “可是我听介绍人说,这个事务所老板号称钱能到位,四凶干废的。”

    “别告诉我你真的信了?”

    看着黄霖像是看傻子的眼神,郑秀晶不太敢和他对视了。

    “不,不太信的。”

    “总之,找人业务我们承接。

    但是,如果没有具体的身份信息我们是无能为力的。”

    郑秀晶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暗淡下去了。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找一个你完全不认识的人?”

    或许是对方的长的挺中看,黄霖难得怜香惜玉了一次,没急着把这个像是来找事的女人撵走。

    “该不会是你做了一个梦吧?”

    黄霖收起了记录用的小本本,随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

    郑秀晶满脸惊讶。

    这家伙不会真的是来耍我的吧?

    黄霖已经收起了笑容。

    但凡来点诡异的事,开头就是做了个梦。

    可是随着郑秀晶的接下来的叙述,黄霖又有些期待了。

    “也不能算是不认识吧,她应该是我姐姐……抱歉,我现在脑子有点乱。”

    “不急,慢慢说。”

    黄霖给她倒了杯茶,权当在听故事了,反正现在也没事做。

    “谢谢。”

    郑秀晶捧起茶杯,看着杯中缕缕升起的热水气,目光慢慢放空。

    “我一直以来都是以独生女的身份长大的……我也一直以为我是个独生女。

    可是,前段时间开始,我就一直在做同一种梦……不是噩梦,是那种让人很安心的梦。

    梦里的发生了很多事,但我记不清了。

    每次都是这样,醒过来以后,梦里发生过的事都记不起来了。

    只记得,梦里一直是我和姐姐在经历各种各样的故事。”

    郑秀晶慢慢回过神来,对上了黄霖期待的目光,两人相顾无言。

    “没了?”

    突如其来的结尾差点没闪断黄霖的腰。

    有没有搞错,这标准的恐怖故事开头怎么能让你讲的这么乏味啊!

    黄霖突然有点心疼给郑秀晶润喉的这杯开水了。

    “所以,你做了个梦,梦里你姐姐陪你一起满世界乱逛……然后你就觉得你现实中也应该有个姐姐?”

    黄霖现在有充足的理由证明,眼前这个叫郑秀晶的是专门来玩自己的。

    “对……啊,不对!”

    眼看着黄霖的眼神越来越危险,郑秀晶一时嘴瓢差点说错了话。

    “当然不只是这样,我怎么可能光是这样就坚信我有姐姐,我又没病。”

    要不你再查查?可别被庸医耽误了治疗进度啊。

    黄霖忍了忍还是没把这话说出口。

    “我有一次问过我爸妈,我是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的,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当时我爸妈脸色一下就变了,两个人还强装平静,以为我看不出来呢。”

    “然后呢?还有别的论证吗?”

    黄霖又稍稍被她勾起了点兴趣。

    好家伙,恐怖片变伦理剧。

    “没有了……我真的没有耍你,那种姐妹亲人之间血脉相连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我真的能感觉现实也有这样一个人!”

    无语之余,见郑秀晶这么言之凿凿,黄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

    这个世界是存在灵魂的,那么逝者通灵生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加上郑秀晶所描述父母反应……

    郑秀晶姐姐会不会是夭折了,时隔多年,灵魂与同胞妹妹通灵?

    黄霖把这个可能告诉了郑秀晶。

    谁知道郑秀晶却猛得摇了摇头。

    “不!她还活着,我能感觉到!”

    说着,手还捂住了心口......只是手好像放得有点高。

    黄霖这才发现这规模颇为可观啊!

    之前由于郑秀晶穿的宽松,还真没留意......

    不过也正常,毕竟他黄霖又不是什么lsp,哪会专门盯着人胸口看。

    现在盯着人家胸......啊呸,盯着手不放也纯粹只是一个男人的天性罢了。

    “这手真大.....啊呸,这胸真白......”

    当场社死,黄霖尴尬得脚趾在地板上扣出了一个洞。

    郑秀晶红着脸倒没说什么,只是双手护住了胸,一副防备色狼的动作。

    “咳咳,那什么,如果只有这点信息的话我确实无能为力。”

    黄霖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我会一点点素描,画了张印象中姐姐的模样,可以吗?”

    郑秀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的素描纸递给黄霖。

    “可以,虽然有可能找到撞脸怪,不过也算是很有用的线索了。”

    黄霖打开纸张,画上的笔触很乱,确实可以看出画者的素描水平不高。但不得不说,对于人物的特点归纳的很到位。

    “笔触是乱了点,不过画得还挺有灵性的。”

    黄霖下意识点评了一句。

    不过,怎么感觉怎么有点眼熟啊?

    这种感觉一出现,就开始驱之不散。

    黄霖越去回忆,发现脑海里对这张脸的回忆就越模糊,只留下熟悉的印象在不断加深。

    “我好像见过这个女孩......”

    女孩?

    黄霖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你姐姐是娃娃脸吗?看着比你年轻多了。”

    郑秀晶听见黄霖的话还没来得及惊喜,就被说愣住了。

    她坐在那里回忆,眉头越皱越深,最后用一种自己都不太相信的语气开口了。

    “不对,在我印象中,我姐姐并不是娃娃脸......她好像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你几岁?”

    “......二十四。”

    “所以,你觉得二十四岁的你在现实中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姐姐?”

    黄霖尝试着开导她。

    “会不会是你记错了?如果她是你妹妹的话逻辑就勉强闭环了......能说得通。”

    “不,就是姐姐!”郑秀晶很确信。

    郑秀晶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宕机了,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之前就一直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吗?”

    黄霖突然觉得事情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没有......你不提起来,我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难道这些真的只是我的臆想吗?”

    这个女生缩在沙发上,双手圈住了曲起来的腿,陷入了自我怀疑。

    “那个什么,脚别放沙发上,脏了我还得洗沙发套,很麻烦的。”

    “哈?”

    被这么一打岔,郑秀晶错愕地看向黄霖,悲伤惆怅的情绪都不连贯了。

    郑秀晶默默地放下了脚,收拾了一下心情,不打算再待下去了。

    这件事好像从头到尾都只是自己的臆想。

    理性地想一想,不管怎么想,去约个心理医生都要比请事务所的人帮忙找一个十七八岁的姐姐来得靠谱吧。

    郑秀晶礼貌的向眼前这个不太礼貌的小男生告别。

    “抱歉,打扰了,对你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希望你不要在意......”

    想了想,郑秀晶从口袋里取出了几张百元钞递给黄霖。

    “本来是打算委托你寻找姐姐的费用,现在就当是陪聊费吧。”

    看着郑秀晶强颜欢笑的模样,黄霖盯着她的眼睛看着。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容易害羞的女人,这次没有再躲闪,直直地看向黄霖。

    她眼底的那抹光好像消失了。

    麻烦......

    黄霖一把抓过女人手中递过来的钱。

    “先说好,委托找人这点钱可不够的,定金是委托费的40%......还差六百块。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啊?”

    郑秀晶呆呆地没反应过来。

    “不,不用了,我不找了......”

    “你体内应该是有煞气的吧?”

    “对,对的。我是混血,虽然没有觉醒风水兽,但也确实修炼出了些煞气。”

    “你不修行风水道不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场,纯血修炼不出煞气不太明显。

    但有个别混血修炼出煞气以后,会变得很敏感。

    这种敏感有一方面就体现在能够莫名感知到各种与自己相关的东西。

    我怀疑你现在就是处于这种敏感期,接收到的信息可能不太准确,但不一定是假的。”

    郑秀晶有些激动得抓住了黄霖的手,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再加上我确实对画上的这个女孩子有点印象......你这个十七八岁的姐姐可能真的存在。”

    “行了行了,留个电话,先回家等消息吧。”

    郑秀晶捏的黄霖胳膊生疼,实在是吃不消。

    鬼知道这个女人哪儿来的力气。

    突然有些后悔了,自己为啥要接下这吃力不讨好的活呢?

    难道是为了欧派吗?

    呸,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番,我黄霖这么会是lsp呢?

    看着郑秀晶出门打算告辞了,黄霖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精力来找一个可能不存在的姐姐呢?”

    郑秀晶推开了门,回眸一笑,素颜的脸却是风情万种。

    “你可能没有办法体会到一个小女孩儿独自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想要一个姐姐的那种渴望......算是我从小的执念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这种执念让我这么认真。”

    “慢走。”

    看着郑秀晶离开的背影,黄霖回想着她的话。

    确实没有办法理解女生这种矫情的心态。

    唉,这年头,钱不好挣啊。

    搓搓手中的几百块钱,黄霖感叹生活不易。

    不过......挺有意思的。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从黄泉回来拥有煞气之后,黄霖总觉得自己有了一种莫名的直觉。

    这件事就给黄霖一种颇为有趣的感觉。

    把钱塞进兜里,又拿起茶几上的素描画,看着这张脸,黄霖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看来明天要按时上学了。

    只是想起旷了这么多次的课,黄霖就觉得有些头疼,希望明天别被教务主任逮到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老婆从游戏里〕〔灵境行者〕〔漫威世界的腕豪〕〔不科学御兽战场〕〔大夏文圣〕〔光阴之外〕〔道诡异仙〕〔曾经,我想做个好〕〔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我用闲书成圣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蛊真人之行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