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血途〕〔我真不想搞土嗨啊〕〔斗破之我叫纳兰叶〕〔至尊小神农〕〔无限黑暗年代〕〔家有悍妻怎么破〕〔画堂归〕〔影视世界当神探〕〔我老婆是花木兰〕〔抗日之全能兵王〕〔流年沉醉忆盛夏〕〔红月之馆〕〔天阿降临〕〔诸天万界监狱长〕〔九龙圣祖〕〔头狼〕〔箭魔〕〔我和美女总裁老婆〕〔临时老公,吻慢点〕〔进化之危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八十章 终于出虎口啦(求推荐啦)
    夜色当中,一条火龙仍然在大运河以西的旷野上,浩浩荡荡,滚动一般的前行。n菠ξ萝ξ小n说

    天津武清一带的地形,有一点类似南方,河道溪流众多,水网散布,并不利于骑兵行动。官道也不是笔直的,而是沿着河道溪流弯弯曲曲,时不时还要过个桥。

    对于跑路的朱慈烺而言,这样的地形倒是非常有利的,只要拆掉一座木桥,就能暂时挡住由西而来的旱鸭子追兵——当然了,天津这边的大部分溪流都不深,是可以涉渡的。

    而王庆坨一带也是非常“南方”的地形,东面二三十里外是运河,称为潞河,南面七八里开外居然是一个大湖,称为三角湖。往西十余里又是卢沟河,基本就是个三面环水的地形。而由王庆坨通往天津卫城的官道,还得从三角湖和潞河(运河)间的一条狭长的通道通过……通过之后还要过卫河(并不是通海的卫河,而是通往南方的运河河道),最后才能抵达天津卫城。

    所以从军事常识而言,从北京城跑出来的崇祯父子以及护送他们的军队,只要抵达了王庆坨,基本上就算稳了。

    因此朱慈烺今晚上就是累得吐血,也一定要把逃亡当中的大队人马带进王庆坨的堡垒。

    只有到了王庆坨,朱慈烺才敢美美睡上一觉,然后再往天津卫而去。等大队到了天津,汇合上沈廷扬、苏观生的海舟,那才是真正的龙入东海,虎归南山。

    在朱慈烺的督促下,逃亡的大队也提起了最后的精神,用急行军的速度前进。人人走得汗流浃背,但是脚步却丝毫没有要停留下来的意思。

    朱慈烺自己也在步行开进,他已经卸了盔甲,手中拄着一根拐棍,小腿上还用麻布一圈圈扎了起来,称为“绑腿”,是他少年时参加军训学到的窍门。据说可以在行军过程中减少腿部受伤的可能性,降低腿部的疲劳感觉,增强步行行军的能力。吴三妹也学朱慈烺的样子,也给自己扎了绑腿,还忠心耿耿的紧跟在朱慈烺身边。不过她没柱拐棍,一只手还拉着缰绳,牵了两匹马具齐全的战马——这是为她自己和朱慈烺预备的。若有什么万一,她就和朱慈烺一起骑马逃走!

    在两人周围全是士兵,都是脱了甲胄的龙骑营、虎卫营和东宫侍卫营的官兵。他们都打着火把,亲眼看见大明朝的抚军太子殿下跟他们一尺一尺的用脚量着南下的官道。大家心里对这位接地气的太子又多了几分敬佩。

    这位太子可是真的跟大家伙一起吃,一起走啊!而且还大把大把给大家发银子,发“白条”(赐田论功的圣旨),是真正的同甘共苦啊!

    太子都这样,谁还会叫苦叫累?大家伙什么身份?比太子还尊贵不成?

    不过他谁也不知道。朱慈烺早就累得心里面叫苦连天了,不过是在众人面前,他还得装出一副志气昂扬的样子,有人们的目光投过来,他还得挥手致意,用一副大无畏的反动派的语气说几句鼓动人心的话。

    “兄弟们,跟着本宫,土地会有的,娘子也会有的!”

    虽然是极朴素的道理,但还是给了疲惫不堪的战士们提振了精神。队伍当中,不时还会响起应和的喊声。

    “千岁爷是把咱当兄弟啊!”

    “有千岁爷在,大明一定会中兴的!”

    “千岁爷和咱们同甘共苦,咱们替千岁爷拼了性命打天下!”

    “千岁爷是明君,大明有救了……”

    听到这样的回应,朱慈烺的那点疲劳,还有屁股上、大腿内侧,还有磨出血泡的脚丫子上传来的疼痛,一下子都减轻了不少。他心里想着:从北京到天津大沽口不过是300多里,和两万五千里的长征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自己如何走不得了?

    崇祯皇帝和周皇后共乘的马车,就在朱慈烺身后不远处,和朱慈烺一块儿从王庆坨赶来迎驾的曹化淳则牵制马,步行在马车边上——现在除了崇祯、周后、张太后、李选侍,还有其他一些实在走不了路的上了年纪的官员、官员家眷,或者在小规模的骑兵交战中负伤的伤兵由马车载着前行。其他人都和朱慈烺一样,步行前进了。

    之所以这样,并不完全是为了同甘共苦,而是为了让马匹得以休息。

    这一路出来,急行军一百几十里,不仅对人力是个考验,对马力的消耗也极大。现在眼看着就能入王庆坨休整了,所以就尽可能节省着用了。

    当然了……朱慈烺作秀的成分也是有的!

    现在朱慈烺的太子权威打了折,就得靠做秀来提振人气了。这年头当伟人的作秀最高境界,就是解衣推食,就是同甘共苦。朱慈烺的前世本就是个从底层往上爬的小人物,哪有什么架子放不下的?

    只是他这番作为,在马车上崇祯和马车边上伺候着的曹化淳看来,可就是大不寻常了。

    这位太子真是在深宫中长大的?拉拢人心的枭雄手段怎么就玩得那么好呢?是哪个讲官教给他的?

    “陛下,妾说句不该说的,慈烺这孩子还真有点太祖、成祖的遗风啊!”

    周后眼中,儿子朱慈烺当然全世界最好的儿子了!没有这个儿子,她的性命现在已经送掉了!丈夫也许能孤身逃跑,也许已经殉了祖宗江山。哪有现在这样,可以安安稳稳去江南家居中好好过日子?

    在她看来,等到了江南后,丈夫就别管事儿了,都交给儿子算了……

    崇祯哼了一声,不阴不阳的反问了一句:“老皇亲还在痛哭吗?”

    他说的老皇亲是指国丈周奎。周老头给外孙坑光了所有的银子,还敢怒不敢言,就剩下哭了。哭了一路,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可也没人同情他,连女儿周后也不同情他这个老抠。崇祯皇帝更是有点幸灾乐祸,他这个皇帝落到这步田地,归根结底还不是周奎这样的皇亲贵戚在国难领头的时候都不肯拿点钱出来救国吗?

    这国又不是崇祯皇帝一家的,他们这些皇亲贵戚和一群藩王宗室也都有份儿的,凭什么他们都一毛不拔,就让自家这个明君背锅?现在都让太子坑了吧?活该!

    周后被崇祯一问,也是幽幽一叹:“慈烺这孩子的确狠了一点,怎么都该给他外公留一点银子的……”

    “留着性命就不错了!”崇祯皇帝故意提高了嗓门,好让跟着马车步行的曹公公也听见,“都说慈烺行事像太祖像成祖,可太祖成祖是什么人?眼睛能柔沙子?能容得下那群贪了不知道多少银子的勋贵、皇亲、官员还有……内侍吗?”

    曹化淳听崇祯提到“内侍”,身子就是一哆嗦。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朱慈烺“宫变篡权”和在午门外诛杀张缙彦、项煜、梁兆阳、周钟、魏学廉、钱位坤等数十人,而且还亲手杀死少詹事项煜的事儿了……才十六岁就如此凶残,等长大了还了得?

    就在曹公公为太子爷的凶残而心惊肉跳的时候,前边忽然传来了朱慈烺有点沙哑的声音:“父皇,母后,王庆坨到了!咱们可算是出了虎口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明朝败家子〕〔修真聊天群〕〔我是霸王〕〔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快穿之今天有好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真没想出名啊〕〔超神机械师〕〔神话版三国〕〔最佳特摄时代〕〔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