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血途〕〔我真不想搞土嗨啊〕〔斗破之我叫纳兰叶〕〔至尊小神农〕〔无限黑暗年代〕〔家有悍妻怎么破〕〔画堂归〕〔影视世界当神探〕〔我老婆是花木兰〕〔抗日之全能兵王〕〔流年沉醉忆盛夏〕〔红月之馆〕〔天阿降临〕〔诸天万界监狱长〕〔九龙圣祖〕〔头狼〕〔箭魔〕〔我和美女总裁老婆〕〔临时老公,吻慢点〕〔进化之危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545章 果然是无商不奸啊!
    他疯了?

    一定是疯了!

    又疯了一个......

    姚大桥的狂喜,换来的是几道同情的目光。 . .co

    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大家看着他的员外打扮就知道这是一个奸商。奸商一般都把土地寄在德高望重的士绅名下逃税,所以他们是没有田契的。

    没有田契,就不能得到补偿!

    而且得到补偿的士绅一律要放弃功名,落籍武汉,而且不得在原籍置业,在原籍的房产、店铺,也一律要放弃!

    这就意味奸商们在地方上的保护伞也没有了,没有了保护伞,他们放出去的高利贷自然也收不回。

    损失之大,足以让不少家底有限的奸商倾家荡产......发疯都是轻的,想不开去跳长江的估计也不会少!

    叶家鑫看着姚大桥的样子也害怕——这位可是他在武昌的衣食父母啊,可别真的发疯了......于是赶紧拖着他就往汉阳门里面去,想着把他拉过去让嫂夫人们好好安慰一下。

    姚大桥被他那么一拖,也只能踉踉跄跄跟着走。叶家鑫一个大富农,浑身都是力气啊,姚奸商虽然胖,可那是虚胖,怎么挣得脱?

    两人到了汉阳门内,姚大桥才找到机会把胳膊抽出来,一边揉一边埋怨:“干什么呢?你急什么呢?告示还没看见呢......这可是发财的机会!”

    “发财?”叶家鑫欲哭无泪,“发什么财?全都没了......”

    他的土地都是寄存在别人名下的,手里没有田契,也就没得补偿。

    姚大桥拍了拍胸脯,“有我呢!我还有本钱......你跟我来,咱找个吃酒的馆子,哥哥我高兴,咱们一边喝一边说!”

    叶家鑫看着不像是疯了,就只能跟着他找了个小酒馆,随便要了点酒菜,就开始边喝边说了。

    “你回去后就收拾一下,咱们一块儿出发,就跟着太子爷的军船走!”

    叶家鑫问:“跟着军船干什么?”

    “收米啊!我这些日子又搞了几条五百料的船,可以运个三四千石米。”姚大桥笑道,“你不是说去岁湖北收成不错么?去年收成不错,又没有人去收租子,商路也已经断了,现在湖北农人手头一定有许多稻米,咱们赶紧收购......如果等到今天贴在汉阳门外的告示贴遍各处,米价一定会涨上许多。咱们就去你老家京县收米!”

    “对啊!”叶家鑫是个富农,当然也是奸的(富农也是商人嘛),“我怎忘了......太子爷要让湖北的农人赎买田土,他们手中的稻米就有去处了,所以米价一定是涨的!”

    姚大桥思索着道:“现在东南的米商已经把船开到武汉府了......咱们运米回来后马上卖出去,然后就分成两路,我再去收米。你就带上点本钱去淮南购买麦种、稻种、耕牛、雇壮工!”

    “买麦种、稻种、耕牛、雇壮工是为了......租地?”

    姚大桥点点头:“没错!就是租地......如果没有太子爷的以米赎地之法,将来几年中湖北一定有不少土地会抛荒。因为李自成计口均田的办法太粗疏,许多分了田的农人可能会无力耕种。

    若是没有交米买田的压力,他们未必会把田往外租。但是现在一定会租,而且租金不会太高,因为湖北刚刚乱过,人口少了许多,愿意租田耕种者一定不多。”

    李自成的计口授田只有“授田”,没有分浮财——浮财都被李自成和他的老营兵们拿走了,也包括耕牛和农具(农具都是铁器,可以打造兵器,也可以给老营兵自家的田庄使用)。所以在荆州、承天、德安、汉阳四府,一定会出现土地过剩而农具、耕牛等生产工具不足的情况。

    另外,一口授田四到五亩的标准也很“粗”。因为这一口到底是壮汉还是妇孺,是农民还是镇子上的居民,大顺朝廷的官员也不去过问,就胡乱授田了。

    所以许多授了田的农民其实是无力耕种的,而那些善于营田,耕种了大量土地的富农,则在李自成的计口均田中损失惨重,许多还跑路了。

    因此在将来的一段时间内,湖北的荆州、承天、德安、汉阳四府,也许还要加上襄阳府,都会出现土地过剩的情况。

    对姚大桥这样手里还有点本钱的商人来说,就是机会啊!

    姚大桥盘算道:“咱们尽可能多租一些,租连片的土地,签订长约......本钱我来出,种出来的米面我来发卖,其他都交给你了,赚了钱咱们七三分账,我七你三!”

    “行啊!”叶家鑫当然乐意了,他现在两手空空,吃饭都成问题,也没资格说不啊!

    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低声问:“姚大哥,咱们跟着太子的兵船......能行吗?让咱们跟吗?”

    “行!”姚大桥拍拍胸脯,“我有路子!”

    他的路子就是陈永熙,就是那个从山西跑去李自成那里出使,然后又溜达到南京的那个代王府纪善。他因为在李自成那里呆过些日子,所以就被李岩调入了行辕参军司,一起跟着来了武昌。在武昌城内又遇到了到处找门路的姚大桥,成了酒肉朋友。

    不过姚大桥不会去求陈永熙帮忙,而是陈永熙倒过来求他帮忙......帮忙买米!

    原来他在不久前又被调入了江都留守司担任粮库提举,也给刘孔昭派了动员米商的差。

    所以从五月份开始,陈永熙就一直在求姚大桥帮忙。而姚大桥则是一副怕死的模样,必须要重赏来鼓励......还狮子大开口,想要借用十条五百料的木船(他和叶家鑫说的船就是这些)和汉正街上一大块白地——他有汉口镇的地契和房契,不过汉口镇已经毁于战火,必须重建,所以地契和房契可以兑换白地,但是兑到地在哪儿,就不好说了。不一定在原来的地方了,因为汉口所有的街道都要重新设计规划。

    姚大桥已经盘算好了,汉正街上的白地到手后,马上押给盐商银行,拿了钱去当定金买布租船,再用布去换米,换来了米再倒给留守司粮库,这样就能赚上一票,他就有本钱去干更大的买卖了。

    原来这个奸商也给李自成折腾到了破产的边缘,只是一直努力撑着门面不倒。

    “陈提举,我真不缺钱,我有的是钱,会贪什么厚利?就是帮朋友,对吧?你是朋友,还有那几个大农(不止张家鑫一个),都是我的朋友......也不能亏待他们啊!”

    在江都留守司的一间耳房里,正等着去和刘孔昭签合同的姚大桥根本没有一点喜悦的意思,只是唉声叹气的在和刚刚被他宰了一刀的陈永熙(其实挨宰的是朱慈烺)说话。

    陈永熙在请示了刘孔昭后,答应了姚大桥的全部条件,现在还挺感激姚大桥的——人家那么有钱,还冒那么大的风险下乡买米,而且还签了二十万石白米的合同,真是太够意思了!

    虽然陈永熙被狠宰了一回,但是请到了很靠谱的大米商,还是物有所值的,所以他算是立功了,现在心情相当不错。

    “莫担心,”陈永熙说着一口山西官话,“有水师的兵船和你们一起去,还能出什么意外?而且这笔买卖稳得很,只要你在湖北有路子,就不怕赚不到。如果真能买到二十万石白米,额还可以在留守跟前保举你当官。”

    “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真是太好了......”姚大桥总算是露出了一点笑颜,官身他还是想要一个的,怎么都是护身符啊!如果能得到一个皇商身份就更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明朝败家子〕〔修真聊天群〕〔我是霸王〕〔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快穿之今天有好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真没想出名啊〕〔超神机械师〕〔神话版三国〕〔最佳特摄时代〕〔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