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血途〕〔我真不想搞土嗨啊〕〔斗破之我叫纳兰叶〕〔至尊小神农〕〔无限黑暗年代〕〔家有悍妻怎么破〕〔画堂归〕〔影视世界当神探〕〔我老婆是花木兰〕〔抗日之全能兵王〕〔流年沉醉忆盛夏〕〔红月之馆〕〔天阿降临〕〔诸天万界监狱长〕〔九龙圣祖〕〔头狼〕〔箭魔〕〔我和美女总裁老婆〕〔临时老公,吻慢点〕〔进化之危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658章 想跑路?没门!
    “国公爷,您,您是在跟小的说笑吧?”

    贾布斯一脸吃惊的看着吴三桂。

    吴三桂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我这个平西王当亏了......老底子都折进去不算,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还有什么意思?你说我图个啥?我妹子是皇后,兄弟和爹爹都是国公,我自己也是国公。而且还有败流寇和献甘陕的功劳,交出兵权入朝后还怕没有荣华富贵?何苦在甘陕填这个无底洞?”

    他是真的想跑路去南京了......债太多了,根本还不完!而且下面的三百三十千户也太难伺候,一个个都他妈跟祖宗似的。之前倒戈回大明的时候吴三桂已经拉了一屁股高利贷给下面的千户补亏空。

    可今年又是旱灾,有不少千户都报了颗粒无收!又得他这个大军阀想办法救济......而吴三桂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继续去借高利贷?

    看着自己债越背越多,吴三桂真有点心力交瘁了,甚至想到了跑路去南京。

    哦,也不能算跑路。他这个交奉还版籍,就是把手里的地盘、人口都交给朝廷!

    这样一来,他身上背着的高利贷也就能一起转出去了。他的高利贷不是因为个人挥霍或赌博欠下的,都是为了当这个该死的西北王欠的,属于“藩债”,而不是个人债务。

    他想着只要把藩交出去了,藩债自然就交出去了。

    哪怕他是“净身出户”,去南京以后还怕没有荣华富贵?他可是大明朝的功臣!没有他开山海关引清兵杀进来,朱慈烺有三头六臂也是死路一条——没有清兵杀进来,李自成就坐稳北京的龙庭了!

    到时候有的是人要砍了朱慈烺的脑袋去李自成那里邀功......

    而现在他又带着甘陕地盘倒戈回了大明!

    两个大功相加,还怕没有荣华富贵?

    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朱慈烺能赏他一所大宅子,给个几万亩地,还赐个十万二十万两银子,再给个白拿钱不干活的大官,他就满足了!

    到时候和陈圆圆一起吃喝玩乐,再做点买卖,舒舒服服的不挺好?

    贾布斯听着吴三桂的话,又看着吴三桂的表情,也觉得这位国公爷是真有退意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皇上只要坚决不替他扛高利贷,就能把吴三桂逼成一个富贵国公。陕甘地盘可就大半回到朝廷手中了......

    ......

    吴三桂企图逃废债务,并把甘陕这个财务黑洞甩给大明朝廷的消息,很快就通过锦衣卫的网络送到了正准备离开南京,西上武汉的朱慈烺手中。

    “陛下,好消息啊!晋国公愿意奉还版籍了!”

    这消息是喜气洋洋的朱纯杰亲自带来奉天殿东暖阁的,他抵达东暖阁的时候,朱慈烺正在和两府重臣商议黄淮大工的事儿。

    黄淮大工是河道总督方贡岳提出的,具体的思路是“废漕、治黄、保淮”——黄、淮、运三河治理工程其实是一体的,在黄河南流夺淮之后,明、清两朝都面临了“保漕”、“保淮”的两难。

    要保漕,那就不能在淮河以北人工开挖黄河入海通道,甚至不能在黄河东(北)岸开挖泄洪通道,以避免黄河水冲毁运河。在“保漕为上”的治黄思路下,淮河必然成为牺牲品——携带着大量泥沙的黄河水,只能冲入淮河!而且在黄河洪峰、淮河洪峰同时来临的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逼水入淮,不惜一切保漕运。而在明朝迁都北京后,因为必须死保漕运,所以淮河泛滥的次数明显增加,差不多两三年就是一次!

    也就是说,每年运到北京的漕米虽然只有400多万石,但是因为淮河泛滥损失的大米,平均到年,起码是几个400万石......

    现在北京也不在大明手里,朱慈烺也不再把北京当成京城,自然就没有必要再执行保漕弃淮的治水方略了,而且也没办法再弃淮了——因为现在大明人多地紧,粮食供应空前吃紧,一旦淮河出现万历二十一年那种规模的大洪水,造成淮安、扬州两个产粮大府绝收,麻烦可就大了,起码得损失几千万石白米......

    到时候朱皇帝屁股底下的宝座都得动摇了!

    所以弃漕的方针一定,一个在宿迁、沭阳两县境内开挖一条180里长的黄河入海通道的计划就被提出来了。

    这可不是一条运河,而是一条能让黄河水奔腾入海的大河,非动用数十万人,耗费数年之功才能完成。

    现在朱慈烺已经废除徭役,而是将徭役折现摊入了田赋,所以几十万挖河筑坝的劳工就只能通过雇役招募了。虽然按照方贡岳的计划,准备采取农闲雇役,而且就近从深受淮河泛滥之苦的淮安、海州、扬州三个州府雇役,但是整个工程的开支还是会高达数百万石(大米)。

    以洪兴元年的财政是不足以支撑这种大工的,不过等到洪兴二年,江南、江北、江西、浙江等四省的五年免赋结束,一亿多亩的私田开始缴纳“两斗米田赋”(根据大明朝廷预备在洪兴二年实行的田税“两斗米”将是最高标准,适用于上等水田,而且是农户实缴,不外加任何杂费)后,大明朝廷就能开始全面治理黄、淮两河的大工了。

    除了开挖黄河入海新道之外,还有洪泽湖蓄洪区扩建和增筑堤坝工程,祖陵迁移工程,淮河堤坝增筑工程,黄河徐州段堤坝增筑工程,淮河入海新道工程等等。

    如果所有工程全部完工,不仅可以保证淮河在未来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安全,而且还能在北清人为开挖黄河以水带兵的情况下,保证淮河不出现严重泛滥(洪泽湖蓄洪区扩建就为防这一招)。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系列的治淮大工直接关系到大明的存亡安危,是最重要的国策!

    在淮河大工完成之前,朱皇帝可没多余的财力去填陕甘的无底洞!

    现在朱慈烺听完了朱纯杰的报告,只是淡淡的一笑:“吴三桂还想逃债......没门!陕甘的窟窿,得叫他和代王好好堵着!”

    这可不是几百万高利贷......甘陕的窟窿大着呢!吴三桂和代藩手下那么多的军队,那么多的功臣,都要朱慈烺背,得多少钱?而且甘陕地方上又收不到税,连官田军田都收不回来,不就是个填不满的大黑洞?

    真背下来,一年没有上千万怎么能行?

    “陛下,晋国公愿意返还版籍啊!”首辅魏藻德以为朱慈烺没听明白朱纯杰的话,连忙提醒了一句。

    兵部尚书吴镶也愣住了,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才结结巴巴地说:“皇上,犬子,犬子不是要逃债......犬子对大明,对陛下是一片忠心啊!”

    朱慈烺则笑吟吟说:“老泰山,朕知道长伯是忠臣......但是忠臣也不能欠债就逃啊!”

    “皇上,三桂是为国欠债......而且,他真的还不上啊!”

    朱慈烺笑着:“没关系,朕已经派海商银行大总管黄江(酱油黄),盐商银行大总管苏生(苏老米)去武汉了,他们会帮着长伯解决债务问题的。

    至于甘陕藩镇......藩镇也不一定是割据称雄的,也可以忠于朝廷啊!朕是信任长伯和代王的,所以会在甘陕设立藩镇,以镇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明朝败家子〕〔修真聊天群〕〔我是霸王〕〔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快穿之今天有好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真没想出名啊〕〔超神机械师〕〔神话版三国〕〔最佳特摄时代〕〔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