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血途〕〔我真不想搞土嗨啊〕〔斗破之我叫纳兰叶〕〔至尊小神农〕〔无限黑暗年代〕〔家有悍妻怎么破〕〔画堂归〕〔影视世界当神探〕〔我老婆是花木兰〕〔抗日之全能兵王〕〔流年沉醉忆盛夏〕〔红月之馆〕〔天阿降临〕〔诸天万界监狱长〕〔九龙圣祖〕〔头狼〕〔箭魔〕〔我和美女总裁老婆〕〔临时老公,吻慢点〕〔进化之危
舜耕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妙因手 第二十五章、翡翠之迷(五)
    天已经渐渐的黑下来了,李桦从窗户上已经往外望了十几遍,可还是没有看到李妙的身影。

    这孩子已经出去一整天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却依然没有看到她回来的迹象。

    李桦有些担心!

    虽然李妙出去的时候带了手机,可李桦并不想用那样的方式。她的妙妙已经长大了!她的翅膀开始颤抖,她准备在往更广阔的地方飞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已经再帮不了她什么,但起码她可以不拖她的后腿。

    只是,在楼上等的时间太难熬了!

    正好家里的菜也不多了,李桦便干脆提了一个包下楼了。

    这小区附近的设施很齐备,不出二百米便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超市。

    李桦打算到那里采购些吃食,权作消耗时间。她慢慢地从小区里走了出来。向东不到三十米便是一个天桥,过了天桥便能到马路的那边了。再走不到十分钟便是超市。

    这条路虽不长,但李桦自打搬过来后,却也已经走了数十回了。这会子天色虽然已晚,但人行道上出来消食散步的人也不少。李桦走在这些人当中,心自也渐自安宁。

    可突然间,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便在暗夜里嘶吼了起来:“起开起开,车子失控了,赶紧让开!”

    一个男人的嘶吼声和喇叭的急按声几乎同时响起,李桦扭头一看,就见一辆货运车疯了似的朝这边冲了过来。

    路上的人一下子全吓疯了!大家全尖叫着四处乱跑!

    李桦也顺着人流闪避。

    可是,她才跑了不到十几步,便觉得肚子上的伤口似乎裂开了。

    她疼得不能动弹,可那车子却和疯了似的已经朝这边撞了过来。

    就在李桦觉得,她怕是要交待在这里的时候,一双坚硬的手臂却是从前面绕了回来,抱住她一个转身,顺势便是倒在了地上。

    一溜滚了出去……

    珍璃阁的下班时间是晚上九点。时间一到,店门便落锁了。然后店员们便开始各自清点自己柜台内的饰品,往保险柜内装。

    大厅内一切的工作都井然有序,大家都很安静。而也正因着这份安静,所以那自地下室里传出来的砂轮机打磨的声音便越发清晰。

    “已经七个小时了吧?”

    “对啊!两点零八开始的,这会子都九点一刻了,怎么还没完?上午朱师傅解了两块,不也就花了四个小时嘛,这三块应该六个小时就完了吧?怎么现在还在响?”

    “朱师傅是专业的,那个李小姐一看就是外行,怎么能和朱师傅的手艺比?”

    这话说得就不地道了!

    “人家是外行,可两料料子就赚了八百多万。朱师傅内行又怎么了?不还是个给人打工的?”

    在店里的时候,这些柜台小姐们不敢说些什么。可一进了更衣室,这些小姑娘的嘴便再也忍不住了。

    而就在她们议论的正火热,猜着这个李小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工的时候,砂轮机的声音,停了!

    楼上,黎崇手里的烟停住了。

    而楼下地下室外,朱师傅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他听得出来,这次砂轮机的声音停,不是暂时不工作的那种停,而是直接关掉了电源的那种停法。而在砂轮机停了后,紧接着便是翡翠滑过砂纸时的沙沙声。

    朱师傅很清楚,要以砂轮打磨的话,最薄的一层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了。

    他已经做好长期做战的准备。

    可屋里的声音却是只响了没两分钟,便停了。

    然后,悉悉索索一阵后,门,打开了。

    门外的朱师傅瞪大了眼睛。

    打开门的李妙,看见朱师傅的样子后,也意外。不过,她很快笑了:“师父,和我去趟楼上吧?”

    这是又解出好东西了吗?

    朱师傅的脸上都笑出花来了:“走走,咱们走。你饿了没?我那儿还有两盒泡面。老坛酸菜味儿的。”

    比起中午的那顿食不知味的大餐,李妙对老坛酸菜的印象倒是更好。不过她饿归饿,可眼下的时间实在是不早了。

    “改天吧。今天实在不早了。我妈还等我呢。”

    两个人一起上了楼。

    黎崇的房门根本就没关。在见二人进来后,黎崇原本板着一张脸,渐渐的松了。不管如何,留下来总比直接走掉的好。

    不过这次,他没再说什么。

    而是手一摊,直接将掌心送到了李妙面前。

    李妙也不客气,将先前解出的那两块原石痛痛快快地放到了黎崇面前的垫子上。

    她手从袋子里掏出来之前,朱师傅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满脑子荡漾的全是热情的幻想。其实这一下午,基本上朱师傅就已经把能想象的东西全想象过了。帝王绿之外,鸡油黄其实也不错,紫眼睛好象女人更喜欢。如果这两样不能得的话,来个福禄寿三喜也是可以接受的。

    可当结果摆在面前后,不只朱师傅哑了,连黎崇似乎都有些看着面前的东西没了滋味。

    一块白底青,一块晴水飘花。

    说起来其实这两块料子都不算差了,而且很符合近两年市场的需求。

    但,在看过之前那高冰款的帝王绿后,似乎这世间所有的翡翠都失去了应有的娇艳。

    黎崇只是看了一眼,便不想再看了。

    倒是一边的朱师傅还算尽业的拿起了手电筒开始检验。

    十分钟后,朱师傅给出了最终答案:“这款白底青的裂有点多,怕是出不了镯子,只能做挂料了。这块晴水倒是还成。小心点的话,或许能避开那些黑点和杂质。但相对的话,牌子的数量就不会太多。”

    很中肯的评价!

    黎崇在接过料子看了一遍后,果断地给出了三十万的价格。

    李妙同意,不过她不打算要钱了。而是用这些钱从店里换了一串澳白的极强光无暇珍珠项链。

    “送给你妈妈的?”

    黎崇之前是见过李妙母亲的,这款珍珠项链的颜色确实适合李母那样矜持自傲的女子。

    但让黎崇有些不解的是今天李妙选了两款首饰,高冰种帝王绿的戒指,是送给母亲的。这串澳白居然也是送给妈妈的礼物。

    黎崇就好奇了:“你自己就不想来一件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明朝败家子〕〔修真聊天群〕〔我是霸王〕〔变成血族是什么体〕〔九星毒奶〕〔快穿之今天有好戏〕〔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真没想出名啊〕〔超神机械师〕〔神话版三国〕〔最佳特摄时代〕〔绝对一番
  sitemap